清奇的脑洞

千秋岁·章一【周黄

痴汉直播间:

小城里来了个小道士。


小道士穿着蓝布衣裳,腰间挂着一柄桃木剑,眉宇间净是飞扬的神采,凌乱的刘海下有一双点漆似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还会露出一点点虎牙。道士说他是来等人的,等一个人,然后向他拜师学艺。


“那人可是我们修道界很厉害的人呢,妖刀真君黄少天,听说过没有?哎我猜你们这的人一定没听过,他在我们南方可有名了,邶龙潭里千年的蛟精,刷刷刷三刀直接撂倒,”小道士一边说还拔出腰间桃木剑比划了起来,“就像这样一个银光落刃,一个落凤斩,最后,幻影无形剑——”


小道士一个旋身,结果没掌握好平衡踉跄了两步,险些跌倒。围观的人群大笑了起来。小道士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咧嘴赔笑了两声,连忙继续说道:“总之就是这样,我掐算出他会来这除魔,所以就在这里等他,各位父老乡亲如果见到拿着一柄发蓝光的剑的大仙,一定要告诉我啊,我就在这里摆摊的,看这么大的招牌特别显眼……说到摆摊大家要不要来算一卦啊?本道爷铁口直断什么周易连山归藏我是从小倒背如流,一位只要十文钱,十文钱就能通晓前世今生,祸福凶吉,你们看平时下个馆子也不止十文钱啊是吧?这俗话说的好……”


切,又是一个算命的。大家哄然散去。


小道士倒也不生气,桃木剑在手中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又插回腰间,晃悠悠的走回自己的那张小桌前坐下,玩起了卜卦用的铜钱,嘴里还不住的嘀咕:“这城里魔气这么重,居然还寻不到源头,估计会很棘手的样子啊,还好没带着瀚文一起来,不过那小子也到了该下山的年纪,我在他那时候都已经参加论道大会了……”


小城里住着一只魔。


但是魔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魔。江南多水,魔每天早晚都会按时沿着城内的河道散步,不管是待字闺中的少女还是嫁为人妇的徐娘,每到此时都会偷偷打开阁楼窗缝,轻笑中伴着软软的侬语:“那是城北周家公子呢,这样好的模样,也不知道哪家姑娘能有福气嫁给他。”


魔似乎还不太擅长人类的语言,碰到河上撑船招呼的艄公或是卖菜归来的王婆都只敢羞涩的微笑以示友好。那天王婆拦住了他,絮絮叨叨的说起了家长里短,魔也是好脾气,安静的听:“……翠翠家娘一直催我问哩,小公子要是哪天有空,翠翠娘说要请你吃鲈鱼,你还不知道吧,翠翠爹那天可捎回了一船的鱼……哎哟对了,这是李家芳二姑娘托我给你带的绢帕,你看看这绣工多好,姑娘家脸皮薄,小公子可要回送点什么?我这老太婆也好牵这个线呀。”


魔低头想了想,摘下了腰间的玉坠:“……谢谢。”


王婆笑的合不拢嘴,忙不迭的收下了玉坠,又把绢帕往他手里塞,嘴里也没闲着:“说起来前两日城东来了个小道士,长得倒是和你一般的齐整模样,让人看了就喜欢,就是不知道算命算的准不准,若是准,只怕这城里的姑娘们都要去托他算个姻缘呢。”说着含笑的眼睛却是促狭地直瞅向这周家小公子。


“……好事。”魔又是腼腆的笑,黑衣黑发衬的脸色愈发白皙,几乎能看到鼻尖因为紧张而透出的薄汗。


魔是什么时候成魔,又是因为什么成魔的,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他自百年前住进这个小城后,日子就过的愈发简单。若不是那日座下左使江波涛传信而来,他简直都要觉得自己就只是个寡言少语的周家公子而已。


得报南方道者黄少天将往魔尊所处方向,下属不力,跟至鄱阳湖时被他用障眼法甩开,万望魔尊小心。


魔看着手中发光的小金鱼,扑腾着一边吐泡泡一边发出人声,有点无语。


妖刀真君黄少天,魔是听说过这人的。据说这人是蓝雨一门不世出的奇才,不仅斩妖除魔有一手,剑技更是天下无双,被称为妖刀是因为他出招刁钻,惯于剑走偏锋。只不过听闻他因为行事轻浮而不为道界总掌教冯宪君所喜,所以成仙的名额上一直没有他。


轻浮的人吗?魔想到这个词,就不由得回忆起几天前碰到的那个城东的小道士。


魔见到小道士的时候,小道士正在给一个大娘算命。说是算命,其实话题早就不知道扯到哪里去了。


“……没错没错,其实就我看孙寡妇不一定就是对你儿子动了感情,你知道吗,用我的天眼看,她这是中了狐精的媚术!”小道士言之凿凿。


“啊呀,啊呀,我就说嘛,以前看孙寡妇那样老实的人!”大娘连连点头。“这媚术可有破解的方法?”


“当然有啊,”小道士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包药粉,“这个正气驱邪粉,一包五文,一日三次,一次两包,这可是我上次云游到霸图门时得的,受过霸图掌教韩道长开光,可灵了,有韩道长正罡之气护持,定能吓破那狐精中在孙寡妇身上的元精。这药不是我吹,用处多着呢,大人吃了走夜路不会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小孩吃了不会尿床……”


魔早已看出那包里只是面粉加糖,眼见大娘就这么被小道士忽悠着买了二十包回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抿起嘴笑了。


小道士乐呵呵地数着铜钱,数完小心的放进钱袋里。他一抬头就看见了魔,微微一怔,随即笑开来:“这位小哥可要来算一卦?”


蓝衣,唇红,齿白。


魔眨了眨眼睛,走到了小桌前坐下:“算。”


魔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骨节匀称,就连掌心的纹路也是安安分分的。小道士握着魔的指尖,问道:“小哥要算什么?头卦免费。”


“前世。”


小道士愣了愣,平时大家第一卦都会为了看自己算的准不准,都是问些诸如“猜我家鸡有几只”“我家二姑娘是什么时辰出世的”之类的,上来就问前世的倒是头一回。


话虽如此,小道士还是装模作样的开始胡诌了:“前世啊?让我看看,你这个这个……前世是个木匠,木匠你知道吧,西桥街那就有个木匠,我这桌子就是他给打的,你看做工不错吧?价格也公道,据说打两张桌子还送一个马扎,不过你看我只用一张桌子所以他就不给我送了,这点就是他不够厚道……”


“……木匠。”


“啊?”小道士才发现自己跑偏了,“好吧继续说,你前世的媳妇呢是个做豆腐的,长的那叫一个水灵,方圆百里最好看的就是她了。啧啧啧有福气。但是小哥啊,你是知道因果这个东西的,有道是前世皇帝下世乞丐,前世你把能找到好媳妇的福气都用完了,今生就要警惕,平时要多积功德,这辈子才能不找河东狮。你看我这有个受王杰希王真君开光过的玉佩,王真君你知道吧?北边最厉害的道君,已经要到散仙境界了,这样厉害的人开光过的玉佩,平时带上都招桃花的,看在小哥你长的这么俊的份上我就卖十两银子,如何?”反正看眼前这人的模样,说招桃花总是不会错。小道士得意的想。


其实小道士的话完全没有什么逻辑联系而且大多都是废话,但是魔却觉得都很有意思,仿佛他口中那个木匠的前世真是自己似的。


魔看着小道士摇头晃脑时脑后摆动的马尾辫,还有说话时为了表示真诚而稍稍睁大的眼睛,目光最后凝固在了小道士殷切弯起的嘴角,露出的虎牙有一点点压住下唇,衬得唇瓣愈发柔软。


这边小道士见他完全没有反应,不由得皱了皱鼻子:“哼,不买就不买,木着脸算什么意思。”


魔回过神来,有些抱歉的轻咳一声说:“这世。”


“十文钱。”小道士撇嘴,指了指自己身后的招牌,上书四个大字“铁口直断”,下方还有数行小字“头卦免费,一卦十文,另接驱魔收妖等事,主人家需包酒水,银钱另算。”


魔老老实实的数了十文钱放进了小道士的手心。


“现世?”小道士拧眉,把魔的手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就在魔以为他又要开始长篇大论的胡扯时,小道士却突然欺身向前,点漆似的瞳孔里映着魔的脸,清亮的声音一字一顿,仿佛小城初春郊外破冰的凛凛溪流。


“你现世是个妖怪。”



评论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