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孙肖]我们仍未知胜利的味道

漠花:

        房门被敲响的时候,肖时钦已经发呆了整整半个小时,要说发呆也不确切,因为他的大脑里还一刻不停的进行着高速的思考,但从旁人看来,他就是呆呆的坐在桌前,呆呆的望着窗户外。


        孙翔走进门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咳咳。”他咳嗽了两声,肖时钦才回魂一般转过头来,而看见那目光中带着的疑惑,孙翔有点尴尬的指了指门:“门没锁。”


        自己明明不是这个意思。肖时钦无奈的想着,站起身来:“孙队,有什么事吗?”


        这个称呼在现在似乎带着点讽刺意味,说出口后他就意识到了这点,但已经来不及收回了。


        孙翔却好像并没有察觉,只是挠了挠头,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


        肖时钦揣测了一下对方的来意,也是有点茫然,本来照理说,在一个末日前夕的俱乐部,队长和副队长一定有很多话需要说,甚至需要一起参加大大小小的内部会议,关于战队的处置,自己的立场,队员的前程,肯定有很多需要商谈的事情。但队长、副队长在嘉世却很微妙。


        肖时钦自己拿着只有一年的合同,一开始和战队接洽时双方就已经心知肚明,只要挑战赛出局他就绝对会走人,而这一年的时间里,他虽然以副队长的名义打理着战队内部大大小小的事务,但要说培养了他对嘉世多深的感情,那真不至于,所以在这个时候,俱乐部方面也完全没有找过他。


        而自己眼前这个人,顶着队长的头衔,却似乎完全没有做过队长应做的事,在队伍里,在赛场上,都是一匹独狼。而上升到战队经营层面的事情,他更是不会管,也没有人会指望他来管,不是看不起他,而是他还真没到这个境界。仅仅是为了把这独狼塞进比赛成个头狼,就让他整整忙活了差不多一年。


        而事到如今,树倒猢狲散,当下这个情况,他们两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坐下说吧。”肖时钦推了推眼镜,虽然想不明白,还是向一旁让了让,请孙翔坐到一边的沙发上,还去倒了一杯水来。


        “唔……”但孙翔拿着杯子,看了看他,沉吟了半晌也没进入主题。


        肖时钦却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心慌了,这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于是他强制镇定了下来,又问了一次:“嗯……是有什么事?”这次他把称呼省略了。


        “……那场团队赛。”孙翔终于开口了,语气听起来让人觉得要说起这件事对他而言有点艰难。


        “嗯?”这个话题确实出乎了肖时钦的意料,于是他迅速的调整了心情,向前倾了倾身子。


        “叶修说,比赛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孙翔瘪了瘪嘴。


        “他倒是没说错。”肖时钦笑了一下。


        “我是想问你……那场比赛,我到底打得怎么样?”说完这话,孙翔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尴尬,但还是直盯盯地看向了他。


        “呃……”肖时钦被问住了。


        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孙翔在团队战里的表现虽然算不上多好,但对于在这一年里一直想方设法将他嵌入战术的肖时钦来说,知道他其实已经尽力在配合团队了,只是管不住自己,而且最终胜负的原因,还是因为对方技高一筹,而且就像叶修在赛后说的,他们比嘉世更有准备。


        “就跟叶修说的一样,比赛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输赢也不是。”最后他还是没有正面回答,选用了一个万金油答案,虽然在这时候听起来更像是一个安慰。


        “我问的是,我打得怎么样。”很显然,孙翔根本不吃这一套,对他的答案皱起了眉头。


        “……一般。”肖时钦知道今天不给出个结论的话是收不了场的。


        “擂台赛呢?”


        “……如果你没让叶修在一开始给自己加血刷蓝的话……”说到这个,肖时钦也微微有些尴尬,他不知道孙翔会不会因为提起这个跳脚。


        孙翔的脸果然黑了黑,那显然是他并不太愉快的回忆,也许他在赛后也想过很多次,也许也有后悔,但事已至此,再想多少“如果”都已经没用了。


        意识到这一点,肖时钦又转回了话题,将责任包揽了下来,苦笑着说道:“但无论怎么说,最后有这样的结果,还是因为我不如叶修。”赛后,他看过很多次比赛录像,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下,其他队员的问题,对方存在漏洞,可趁之机,可防之势,都看出一些,但最后他总结出的,还是自己和叶修的差距,当然并不是说自己的战术修养差了对方多少,而是就像叶修说的,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他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样准备得很好。


        “你刚刚才说,输赢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孙翔的脸看起来更黑了,甚至有些愤怒。


        所以这是……被反过来安慰了?肖时钦一下子有些拿不准,因为孙翔的表情让安慰的感觉大打了折扣。


       “作为队长和副队长,当然都必须先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他又推了推眼镜,也算是对孙翔居然会有反省的意思感到欣慰。





        确实,在这一年里,为了引导孙翔进入团队,塑造出一个能够引领全队的真正的王牌核心,要给他队长的威信但又不能纵容他,要刺激他成长但又不能让他成为脱缰的野马……肖时钦真是费尽心机,手段用尽,但最显著的结果却是——他成为了整个嘉世上上下下几十百来号人里最能和孙翔沟通的人。


        “肖副队请你去把孙队劝回来吧。”


        “肖副队麻烦你把这件事情给孙队仔细讲解一下。”


        “肖副队我好像又惹到孙队了你看我要不要去道个歉。”


        …………


        所以我是嘉世高价请回来的孙翔的保姆?就跟轮回的江波涛一样?……不,江波涛可比自己幸运多了。


        这样自暴自弃的想法,真的在肖时钦的脑袋里出现过。


        但是他知道,作为一个长期手里只有烂牌的人,他已经非常珍惜手里这把好牌,特别是其中的王牌。他觉得无论是喻文州,张新杰还是叶修,都不可能会理解他这样的感受。他们有夜雨声烦,有大漠孤烟,有一叶之秋,连江波涛,他身边都有一枪穿云。


        ——当然,一叶之秋已经在他的身边了。所以他耗尽了所有的耐心,所有的办法,想将这张王牌搭进这手好牌里。


        ……但是现在,这张王牌似乎看上去终于有了这个心,却又将不在自己手上了。


        他突然有些怅然,甚至有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样随波逐流般的想法。


        “肖副队。”孙翔打断了他的思考,用的是那个即将失效的称呼。


        “嗯?”他回过神来。


        “我想问一件事。”


        “你说。”


        “在这一年里,肖副队你……有没有觉得过……我是个麻烦?”孙翔这句话说得更加艰辛,几乎是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显然要说出口给他自己也会造成不小的冲击。


        肖时钦也呆愣了一会,但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却更加清楚的意识到那场比赛催化了什么结果,给孙翔造成了怎样的改变,但是这一切都稍显晚了。


        “没有,”肖时钦摇了摇头,“从来没有,在你这个年纪,你是我见过技术最好的王牌,而且还能继续进步,任何队伍有你都是幸运,只要有人能在旁边稍微看着你。”


        “像肖副队你这样的人吗?”孙翔又问。


        “……对。”他承认。


        “已经没有了。”孙翔自嘲的笑了笑。


        肖时钦皱了皱眉头,他听得出孙翔差不多已经决定好出路了,但是却没有问出来。


        “那不打扰你啦,”孙翔站起身:“肖副……不,小事情。”说完就又忍不住笑出声来,还向他挥了挥手道:“谢了。”





        后来的几天,不仅孙翔,没有任何人来找过他。老板焦头烂额,员工前程无望,队员各奔东西。他靠在门框上,看着安静得如同鬼域一般的宿舍走廊,心里有些发凉。


        他是黄金一代的其中一人,是荣耀四大战术大师之一,虽然并不是什么强队出身,但是雷霆从一开始就给了他足够的地位和期望,而后对他更是即倚重又愧疚,给他的都是全队最好的,就连合同也是尽力向强队的全明星王牌靠拢。自他踏入荣耀起,身边从未有过如此荒凉的景象,他见证着一个豪门战队是怎样从有到无,就像被白蚁覆盖的大象,慢慢被侵蚀后,只剩下庞大的骨架,向他人展示自己的消亡。


        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来这里?


        这是肖时钦这几天考虑得最多的问题。他一点一点的回忆着,从在雷霆的第一场比赛开始回忆起,重新感受自己的快乐,无奈,不甘。他回忆起自己靠战术帮雷霆赢上的第一场比赛,而后又想起他无论如何死抠战术也没办法赢过的对手,他细想着自己在荣耀经历过的一切,似乎都与雷霆有关,而唯一无关的这一年,他想了想,想到了孙翔。


        轮回和嘉世的会晤早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肖时钦心下雪亮,轮回缺少一个正面攻坚手的缺陷在对霸图时表露无遗,如果不做改变,在接下来的赛季一定会被人抓着打,而孙翔确实非常适合这个角色,他年轻,强硬,傲慢——但这个位置,绝对不会是核心。


        轮回绝对不会放弃以周泽楷为核心的打法,再加上铸造这个核心必不可少的江波涛,孙翔再出色,在队里都只能排到老三。连蓝雨的于锋都因为这个问题去了百花,孙翔为什么会去轮回?


        他真的有点不明白。




        而这个问题,孙翔自己给了他解答。


        虽然这段日子孙翔已经不住在宿舍里,但在离开H市启程前往轮回所在的S市之前,他依然特地回来跟肖时钦告别,而在肖时钦的疑问下,他一口答道:“为了赢。”


很简单,又很有力的一个理由。


        肖时钦却皱了皱眉头,他就是怕孙翔想得太简单,只想着去强队,只想着赢,却没有考虑到自己在战队的地位和前景,一个王牌核心的价值,和一个明星打手的价值,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于是他忍不住一条一条的给孙翔慢慢分析,从战术位置讲到转会合同身价,从广告代言讲到擂台赛排位,几乎讲得口干舌燥。


        但听他讲完后孙翔却笑得不行,一边笑一边说:“你真的好像我妈啊哈哈哈!”


        重点是那里吗?肖时钦面色麻木,不过这种情况在这一年里重复出现过太多遍,他都已经习惯了,所以他也知道,孙翔虽然这样,该听的,其实他都听进去了。


        “这些问题都是小事情,小事情嘛啊哈哈哈!”孙翔还自己给自己增加着笑点,肖时钦好不容易扯起嘴角,算了陪笑了一下。


        好不容易笑完,孙翔却突然看着他说:“小事情很担心我啊?”


        “啊?”肖时钦张了张嘴,连眼镜都向下滑了滑。


        “说实话,什么核心,什么地位,你觉得我在乎吗?”孙翔摆摆手,这样问了一句。


肖时钦突然有点愣怔,刚到嘉世时他就疑惑过,孙翔这么骄傲的一个人,为什么对队长职务的形同架空一点反感和抗拒都没有,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我来嘉世的原因本来就很简单,就因为一叶之秋,因为他是最好的战斗法师,其他的,我只想赢,没那么复杂。”


        肖时钦突然明白了,不管孙翔当初为何针对叶修,为何挑战韩文清,还是如何的傲慢,甚至跋扈,都全部来源于一个简单的词语,好胜心。


        “可是……”肖时钦还是皱着眉头,他觉得这太轻率了。


        “小事情啊,你就是想什么都想得特别复杂。”孙翔甚至教训了他一句,还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皱着的额头。


        他吓得后退了一步,孙翔就把手收回去了。


        “你准备去哪里?手里邀请应该不少吧?”


        “去哪里……”他的决定还没有对外透露,但是孙翔问起,他还是笑了笑回答道:“回家。”


        孙翔的表情变换了好几下,好像最终才确认了他的意思,然后就黑着脸看着他道:“你还好意思说我?!”


        肖时钦微微有点尴尬,他的决定在旁人看来也是无法理解的一类。


       “恩,回家。”但他还是又点了点头,重复了一遍。这是这些日子来,他最终做出的决定。手上的邀请当然不少,除了已经拥有战术大师的战队外,差不多其他战队都或多或少对他表示了兴趣,但他看着那些罗列出来的条件,只觉得茫然,就像现在走在空荡的嘉世走廊里的感觉一样,没有实感,就像游魂一般。


        回雷霆,事实上也是一个并不那么理智的决定,就像孙翔决定去轮回一样。


        孙翔想赢,而自己呢?


        “我想带着雷霆赢。”他说了出来。


        “切,说白了还不是和我一样。”孙翔的脸色好了点,停顿了一下,又露出似乎有点局促的表情。


        “嗯?”他直觉孙翔还有话没说完。


        “下次见面就是对手了?”


        “当然。”他笑着看了看对方。


        孙翔沉默了下来,低下头似乎是在考虑什么,过了很久,才又一次抬头看向他,眼神里似乎有些他不明白的东西。


        他又觉得有点心慌。


        “我在决赛等你。”他听见孙翔说。


        他本来很想笑笑说你太看得起我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


        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End



评论

热度(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