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南风】1

燕麦泥:

1.




电梯到了九楼,叮的一声后打开门,今天有点巧,另外三个人都去这层楼,喻文州按着开门,等在最后走出电梯。


走到科主任办公室,里面竟然没人,喻文州有些意外,正要拿出手机,旁边一个经过的护士停下来说:“喻老师,主任去肿瘤科会诊了,他说让你自己先进去坐。”


“这样,好的。”喻文州对她笑了笑,走进办公室。


电脑大概是留给他的,账号密码喻文州也知道,他登入进去,上周出差没来,病历攒了不少,他用鼠标点开,一个一个看起来。




看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期间李轩给他发了条微信,说你今天是不是过来,晚上一起吃呗。喻文州回问他几点能走,李轩说顺利就五点半,你先在医院里晃晃吧。


按传统规矩,医院里不能说“没事”这个词。


之前李轩会说你来我们科走廊上坐着,随便对她们笑笑就行,护士给我发红包呢。喻文州去过几次,后来不知道怎么被护士长相中了,想把她的侄女介绍给喻文州,还让李轩帮忙,帮了有好处,不帮就总给他排夜班,李轩说我是那种卖友求荣的人吗,放心我撑得住!


最近喻文州很少去他们那层楼,具体不清楚李轩是怎么解决的,总之他这些话基本也不能当真。




又看了一会,老主任回来了,照例先扯了些家常,到他这个年纪,亲朋好友差不多都是大病小病的,虽说每天在医院见多了,涉及自己身边还是免不了带着感情色彩。


喻文州又特别适合倾听这个角色,聊了半天,反正生理系统环环相扣,最后总会在某个点拐回到他们那个研究课题上。


今天也有点意外,竟然一直没人来打扰他们,临近五点的时候终于又有电话响了。


喻文州说正好他的病历还没看完,老主任说你看完把门带上就行,喻文州说好,他就先出去了。


李轩说他可以先在医院里晃晃,但说实话医院真不是适合随便晃晃的地方,空气中特有的药物气味,愁云惨淡的气氛,还有来来往往的人,待久了徒增压力。




直到接到李轩微信,说下班了楼下见,喻文州才关上电脑,起身离开主任办公室,和外面的护士打了声招呼。


正值交接班,四处都有些乱糟糟的,电梯里很多人,喻文州站在最里面,九楼,八楼,七楼,门打开的时候喻文州平静地透过人群看向外面,仿佛很平常,其实这几层楼的摆设都是一样的,电梯在走廊尽头,走廊有些长,在第一个拐角的位置是登记台,旁边挂着值班表和择期手术表,那附近经常围着三两个人,似乎不论何时都是如此。


电梯开关门的间隔大概只有五秒,一开始喻文州什么都没看见,在门快要合上的时候,拐角转出来几个人,都是背对着,又隔着这么一段遥遥的距离,但喻文州还是认出那个背影,穿着手术衣,没戴帽子,可能刚下台洗完澡,棕色的头发很蓬松。


仅此而已,电梯门合拢,喻文州心想,今天就这样结束了。






晚上和李轩吃的云南菜,又酸又辣,有种直击灵魂般的提神,李轩昨天值班,今天又做了两台心脏一个胆管炎,一口气喝了半杯啤酒,痛快地叹了口气。


基本上饮食对于喻文州来说只分为挺好吃的和没那么好吃,大学的同学曾经说过他很适合那种“人类进食只是为了继续读书工作”的形象,但喻文州的性格并没有那么单调,他自认为只是味觉不太敏感罢了。这家饭店菜品不错,位置也近,倒是很适合下班之后过来,平时喻文州很少注意到这些,今天可能是刚见到那个人不久,突然就留意了一下。


“他们说这周五唱歌,你来吗?”李轩突然想起来。


嗯?喻文州抬起头。


“就是我在医院里比较熟的那几个,都是年轻人,”李轩诚挚地说,“我师妹总让我邀请你,哎呀推了好几次了,不好交待。”


李轩是喻文州所在大学本硕连读出来的,毕竟是附属医院,因而每年都有好几个师妹进去,喻文州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个,反正逮着了就攀亲,大概没少忽悠实习生给他干活。


“我看看吧,”喻文州笑着说,“我一个外人,怕抢了你们风头。”


啧,李轩歪头看他:“别说的好像我们医院就没有青年才俊了!你知道心外那个……周泽楷,我之前说过吧?比咱们低一届,知道他现在多少粉丝吗?整形那边还想用他的照片做招牌,叶修嘴欠,当着整形的面说你们能整出这样的吗?”


李轩乐了半天,又叹气道,“但是人家整形绩效好啊,哪像我们这些小白菜科室……”


喻文州笑着喝了口茶:“看你刚买的那辆车,我觉得你至少也是颗大白菜了。”




买单的时候李轩摸出了一张什么打折卡,老板竟然亲自出来和他们打招呼,非常热情地说:“早说你来,我一定送你两个特色菜!”


李轩笑笑:“没事,我只是和朋友吃顿便饭。”


老板本来不想收钱,但李轩坚持给,就给他们打了五折,一边说:“黄医生怎么没来啊?下次你找他一起过来吃吧,我请客!”


“有机会一定,”李轩大方地说,“黄少最近口腔溃疡呢,吃不了你这么辣的。”


喻文州在旁边听他们说话,心情简直像汨汨的湖水,两颗硬币掉落下去,一瞬间就翻起了波澜。


出了饭店,李轩解释:“这老板胃溃疡好多年了,考虑到癌变,黄少给做的部分胃切除,现在恢复得不错。”


哪怕是李轩,在他们嘴里那只是一个名字,随口一提,从店里到路边这一小段,喻文州已经自己想了半天,他可能不爱吃青菜。


“对了,”李轩说,“你到底看上我们哪位同事了,还不打算告诉我?”


嗯?喻文州从容地看向他:“什么看上。”


“在我面前就算了吧,”李轩不以为然地说,“你上次说如果是我们医院的还可以考虑,凭我对你的了解肯定是有目标了才说这种话,这种事你说了我必须帮你啊!”


喻文州想了想,说:“这次不太一样,我再考虑一下吧。”


“好好”,李轩说,“周五我争取把所有单身群众都请上……如果已婚的那我是心有余力不足了。”


嗯,喻文州笑了:“你们订好时间地点跟我说一声。”







评论

热度(2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