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喻黄】龙门(1)

碧海骄阳:

 #黄少天生日贺文#


欢迎关注喻黄新刊《天文学导论》!本文将会被收录在这个小本子里。还有其他几位太太 @神经衰弱  @乔二  @寂寞繁华皆有意 以及gayest  @拖拉JI 的文。


8月2日参加妖都only,摊位号Y13【正义联盟】。


对本子有兴趣的妹子们请届时前往哦!






龙门(1)




鱼跃于渊,     


为龙为光。


 


 


金色的夕阳将江水染得火红火红的,游过的时候,就好像是在火焰中穿行一样。


喻文州是一条已经修行了多年的玉鲤,只在腹部有几点墨色花纹。此刻,他将头探出水面,着迷地看着半空中那个蛋黄似的大火球。


太阳一点点地从天上落下来,开始是完整的一个圆,很快就只剩下半个。喻文州从水中高高地跳起,修长的鱼身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又重新落入水里。他恋恋不舍地目送着最后一抹金黄,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后面。


太阳下山啦,天黑啦,夜晚的江水也放慢了前进的脚步,不像白天那样急匆匆地奔流。皎洁的月亮从西边慢慢升起,似乎是在微笑着呼唤大家尽快休息。喻文州知道,是该休息的时候了。


 


他正想要找一个背风窝水的地方休息一夜,却突然被卷入一个奇怪的漩涡,眼看就要撞上一块巨大的礁石。幸好他一个灵巧的侧身,堪堪从礁石旁边擦过,总算避免了头破血流的不幸。


这一带的江底平缓,这奇怪的漩涡会是从哪里来的呢?


喻文州一边想,一边小心地贴在礁石上,四处查看,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江中的礁石长年被水流冲刷,因此有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形状。在两块礁石中间,就形成了一道上窄下宽的狭长缝隙。而缝隙下面的空间里,正有一枚金灿灿的蛋,在高速旋转着。蛋的旋转带动了水流,于是就形成了甚是强劲的漩涡,连自己这条过路的鱼都被卷了进来。


 


喻文州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好,你是谁呀?你能不能先停下来?江水已经被你搅乱啦。”


那只蛋听到了他的声音,慢慢停了下来,一个活泼的声音从蛋里传出:“喂你好我是黄少天!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喻文州,我是来自汶水的鲤鱼。我路过这里,被你制造的漩涡卷了进来。请问,你为什么要不停地旋转呢?”


“我想用水流把石头冲开!这样我就能出去啦!”黄少天叫道。


——是个蛋。但不知道是哪个种族的蛋。


——是个被困在石头下面,想要出来的蛋,不,黄少天。


喻文州想了想回答说:“我可以叫你少天吗?少天,你不要再转啦。你上面的礁石特别巨大,你冲不开它的,只会白费力气呀。”


“……好吧。”黄少天无可奈何地停了下来,整个蛋躺在江底的沙子上,看起来无精打采,“可是我想出去我想出去!你能帮我把石头移开吗?只需要移一点点就好!”


喻文州沉默了:这两块贴在一起的礁石可不算小,几乎有四分之一个岛那么大了。也不知道黄少天是怎么陷在缝隙中间的。如果他现在是妖精的话,有人一样的手和脚,搬开礁石也不是不可能。可是他现在还没有修炼成妖精的身体,仅仅是以鲤鱼的力量来移开这些巨大的石块,就有些困难了。


但是看着因为被困在礁石下面无法脱身,沮丧得似乎连蛋壳都黯淡的黄少天,他也无法做到视而不见地走开。


 


“你是怎么被礁石压住的?”喻文州问。


“我只是钻到沙子里面睡个午觉而已,结果睡得太久,醒来就被石头扣住了!简直烦死啦烦死啦!”黄少天苦恼地说。


喻文州无语了:黄少天是睡了多久的午觉啊?这么大的礁石,也许是从上游冲下来的,他居然能一直睡着,没有发现。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绕着礁石游了几圈,观察了一会儿,想到一个办法:“我可以去制作一些工具,把其中一块礁石从原来的位置拖开一点,这样缝隙就足够大到让你出来了。不过在我离开的时候,你要安静一点,等我回来。”


黄少天欣然接受喻文州的建议。虽然他和喻文州刚刚才认识,但喻文州的话语那么坚定,他也就毫不迟疑地相信他会把自己营救出去。


刚才胡乱折腾了大半天,黄少天也有点累了。于是他在蛋壳里翻了个身趴下,安静地等喻文州回来。


金灿灿的蛋壳是黄少天的保护壳,保护着他尚未长成的身体,也将他与外面的世界分开。大多数时候,黄少天都在蛋壳里昏昏欲睡。他在朦胧中能够透过蛋壳感受日夜的交替,水流的声音,偶尔有小鱼小虾在石缝中间游走,有的甚至撞在蛋壳上。可是,他还无法知道,自己破壳的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皮半合的黄少天恍惚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轻轻呼唤他的名字:“少天?少天?少天?”


黄少天一个激灵爬起来:“嗯?文州你回来了?你带回来了什么东西?”他隐约看到喻文州身后有一大团灰扑扑的玩意儿,却看不清楚那是什么。


“是芦苇杆结成的绳子。”喻文州解释。他游去岸边,采下一些芦苇,再用嘴巴和鱼鳍一点一点地将芦苇杆交缠起来,打成一根长长的绳子。


“绳子?”黄少天狐疑地问,“你要怎么做?”


“把绳子套在石头上,”喻文州说,“然后我咬着绳子拖着它,试试看能不能把礁石移开,好让你出来。”


“哇呀太棒了!”黄少天高兴地大叫,蛋壳上闪着金灿灿的光芒。“快点开始吧文州!我都要等不及了!”


喻文州笑了笑,他衔起绳子的一端,从上方绕着其中一块小一些、矮一些的礁石围了一周,然后将绳子的两端交叠起来,缠绕成结。他叼着绳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灵力灌注在绳子上,咬紧牙关,用尽全力向前游,试图拉开礁石。


绳子被慢慢绷紧,绷紧,绷得笔直,绷得几乎像是劈开江水的刀一样。


“嘭”的一声。


礁石纹丝不动,绳子被拉断了。


喻文州看着断掉的绳子苦笑,缝隙下面的黄少天却还一无所知:“你拉开石头了吗文州?”


喻文州摇了摇头:“少天,绳子断了。”


黄少天怔住:“断了?”


“是的。”喻文州叹息,“礁石太大太重了,仅仅一根绳子不足以拖动它。”


“那……还有别的办法吗?”黄少天问。


“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等我再试一次。”喻文州说,“这次我来结一张网,也许会好用一些。不过,结网的时间会比较久,少天你不要着急好吗?”


“我等你!”黄少天赶紧回答,“可惜我不能帮助你结网,真是太讨厌啦!”


喻文州被他逗乐了:“你还是一只蛋,只怕想帮我也没办法啊。”


“唉唉唉!”黄少天懊恼地踢了几下蛋壳,“要是我马上能破壳就好了!可是连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破壳!”


喻文州笑着安慰他:“你耐心一点,等我回来。”



评论

热度(203)

  1. 清奇的脑洞碧海骄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