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喻黄】夜深人不知

聆雪:

·抽风速撸产物,一块有点污的小甜饼。


·虽然看起来像是一辆车,但它并不是,本文又名《一场声势浩大的集体成精》←感谢亲友橙宝23333


·中心梗来自欧美圈的灵魂伴侣AU,这个设定似乎很多二设,这里只采用了比较常见的,即人类到了一定年龄,身体某部位会出现一个指引着灵魂伴侣的印记,并且会萌生对方具有的某种特征。


 


  【笔筒】


 


  (压低了声音)确认喻文州进入深度睡眠,好的,各部门集合——桌面组已经到齐。


 


  (清了清嗓子)大家好,由于我的知名度比较高,就不自我介绍了。


 


  下面由我来简要说明一下情况,我尽量长话短说,是这样,最近喻文州好像不太对劲,前几天大半夜的,他在笔记本上写了一溜人名和对应的游戏ID。


 


  这听起来算不得什么稀奇事,我们一开始也都没太放在心上,当队长的分析对手嘛,多少年的熟练工种了;但他分析的并不是荣耀里的游戏角色,而是操作者本身——好像也没有太出格,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他在分析完后把人名一个一个划掉是几个意思?还若有所思一脸凝重的,要不是他一举一动都在我们大伙的掌控之中,还得以为他有个什么兼职杀手或者黑手党小少爷的酷炫隐藏人设呢。


 


  我们不清楚那些职业选手是否遭遇了什么不测,而且也懒得关心那么多,最重要的是,目前为止,他那天晚上写下的人名里,只有第一个写下的“黄少天”是没划掉的,还被勾勾画画上了好几个圈圈。


 


  没错,我们只在意黄少天的情况,小伙伴们当中没有不喜欢他的——其实“喜欢”远不足以表达我们对他的感情,这么说吧,只要他一到进屋里来,大家都有种获得了生命的美妙感觉。


 


  无论如何,我们需要保障黄少天的生存环境和生活状态不受到任何外界因素的威胁和影响,即使是来自喻文州的也不行,为此,我们特地成立了“关爱黄少天话唠频率守护wuli天天可爱天使微笑国际联盟”组织,旨在……


 


  【笔】


 


  我了个大擦,快打住吧!什么倒霉破组织,请允许我替黄少天做一个内心崩溃的表情。


 


  是咯,我就是个心里眼里只有我家州州的“异端”,完全没法和那些思想肤浅的物件愉快玩耍。好了我想我需要先做个自我介绍,毕竟直面残酷的笔生,我家州州不止我一支笔,哎……去去去!什么叫物随其主一眼就能看出来?拜托不要玷污我精神和肉体的清白,我永远只属于我最亲爱的州州,生是他最宠爱的小笔笔,没油了也是他最赏心悦目的摆设。


 


  我爱我州,我州的手使我快乐。身为一支笔,手控即正义,被一双爱写字的美手所掌控是每支笔的毕生追求。原本我这种卡通造型的毛绒笔最好的归宿也就是一双白白嫩嫩的小软手了,然而命运弄人,我仅仅隔着包装盒观摩了一番“最佳归宿”,就被送给了黄少天……说实在的,黄少天的手也还不错啦,奈何他不爱写字啊,有赖于他某次把我落在了我家州州桌上,我才得以找寻到了真爱,因而也不谴责他的不负责任行为了。


 


  话归正题,笔筒他们几个不着调的玩意还有心思扯些个臭氧层子,我是真的很为我家州州的心理状况担忧啊!尽管在他指缝间旋转的梦幻时间比起往日延长了两倍以上,还多了许多之前没有经历过的神奇体验,比如我的毛绒小尾巴被他温柔而不失有力地揉来揪去,我的小脑袋瓜还有幸几次抵上了他柔软的下唇,哦天呐我和你们说,这真是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美妙触感……


 


  【笔记本】


 


  异端可以闭嘴了。


 


  作为本屋常驻物品中更新迭代频次最高的,我们向来不留名,你只要知道我是纸质的,不是个电脑就够了。


 


  也正因为如此,黄少天的每一次到来,对我而言都是那样的弥足珍贵。他的存在,比晨曦初现的第一道光还要温暖明亮,他的话语,指引着我翻页的方向!


 


  针对这一次的紧急事态,与其考虑解决方案,我认为我们更应该追踪溯源,根除可能危害到黄少天的一切潜在因素,这其中有很多细节值得我们思考,比方说,我能感受到喻文州落笔写下“黄少天”三个字的时候,和写其它字时相比,力度和速度都有着微妙的差异。


 


  对了,说起这个,还有件怪事,喻文州平时很少写错字,他第二行本来是想写“卢”字头顶那两划的吧,怎么生生给改成“于”了?


 


  【账号卡】


 


  如果要探讨喻文州笔记的内容,我大概会比较有发言权。


 


  “分析对手”这一猜测基本可以排除了,毕竟他最先写了队友,而且对手行列中的绝大部分也和他未来几周的比赛没有关联,其中还有已经退役的选手,最后甚至附带了公会中的春易老和蓝桥春雪。


 


  一定要归纳其中规律的话,只能说,他记录下了他认识的人当中所有玩剑客、狂剑士和魔剑士的,唯独将卢瀚文排除在外,这一点十分耐人寻味。


 


  我只负责提供推理依据,最终结论还需要继续集思广益。当然,“一切为了黄少天”这一初衷是不容置疑的,作为“关黄护天”组织成员,我们的唯一宗旨是,黄少天大过天。


 


  【床】


 


  咳咳,虽然我也是组织的忠实成员,但和喻文州肌肤相亲这么久,也怪有感情的。不得不说,他有些行为是难捉摸了些,单纯从行为来推断他的想法也很容易遇到瓶颈,因此我有个提议,其实小狮子笔笔刚才也提到了,或许我们可以试着从他的心理状态入手。


 


  就我所能观察到的,他最近的入睡所需时长同比至少上升了五十个百分点,这绝对是个不容忽视的数值,以各位对他的了解,这会是什么常见的困扰或是心事吗?


 


  反正我觉得,这个年纪的小伙子可能遇到的最大烦恼,无非就是为情所困。刚才账号卡提供的信息也很有价值,记录了所有剑系职业,唯独把年纪不大的小卢排除在外……站在“为情所困”这一大前提下再进行推测,该不是咱们这位身上出了“印子”,而那些人名正是他罗列的相关人选,所以才没有把尚未进入这一年龄段的孩子列入筛选行列中吧?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啊!对吧对吧?是不是特别让人信服?就差关键证据了。


 


  喂喂,衣物组的不要瞌睡啦,组织需要你们啊!


 


  【内裤】


 


  (小声地)它、它们都……不知道的,只、只有我,诶嘿嘿。


 


  确实是、是一把剑哦。⁄(⁄ ⁄•⁄ω⁄•⁄ ⁄)⁄


 


  【笔】


 


  哇,真相这么快就水落石出了,意思意思呱唧一下,床老大果真英明神武,机智如我!


 


  ……等、等等,为什么突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啊?那、那个谁,小裤裤,你、你再说具体点成不?这、这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吗?麻个鸡我怎么也结巴了……划定在这个范围内,还是把剑,怎么想都有种很疼的感觉啊!


 


  【内裤】


 


  (小小声地)嘻嘻,就、就在……那个……哎呀呀。⁄(⁄ ⁄づ⁄﹏⁄ど⁄ ⁄)⁄


 


  【外套】


 


  ……我说,为毛一条内裤又会脸红又能捂脸的啊?成精也要按照基本法啊,这才是真正的异端吧?


 


  咦,你们才发现我是黄少天的队服外套啊?无妨无妨,反正也都是常客了,我总觉着他们俩在拿错外套这事上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感,不过今天格外幸福,你们没看到吗?队长大人搂着我在床上滚了一圈耶!哎,你们这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我屋的伙计们不知道有多羡慕我,动不动就能和队长大人亲密接触。


 


  是啊,我当然已经知道了,我还可以友情透露一下,黄少天身上的印记在右侧锁骨下面一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和队长大人的合起来正好就是蓝雨的队徽。


 


  当时他第一眼就给看岔了,一脸惊恐地自言自语说:“卧槽不了个是吧……人和队伍怎么成为灵魂伴侣?我再爱我大蓝雨也不能这么玩吧?!妈蛋我不信我的人生如此悲惨,回头问问老叶身上的是不是荣耀的LOGO……”


 


  什么,我干嘛不早说?嗨,这不是看你们自己人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我就一时没好意思插话,我们那屋已经集体炸裂了好几宿了,一个个的比正主都急。


 


  不过话说回来,黄少天看清楚那图案的时候,就叨咕了一句“这要是魏老大我就去剜骨剔肉”,然后把门一推,半笑不笑地盯着你们这屋瞅了半天,一看心里就跟明镜儿似的,没想到到了我们聪慧绝伦的队长大人这边,居然还需要推理一番吗?不太科学吧,黄少天怎么也是联盟独一无二的剑圣欸!


 


  【账号卡】


 


  (面无表情)不是很懂,就算不提“剑圣”名号,“剑与诅咒”一词也是他二人出道伊始就有的固定搭配,大概只能归因于常年在线的智商偶尔也需要下线休息一下。


 


  【笔记本】


 


  (义愤填膺)可不是吗?本来想着看在他也是第一个想到黄少天的份上就不和他多做计较了,但越想越来气,后面那一大串都是什么鬼,强行给自己拉一波郎真心可以的,清早吆喝“磨剪子嘞戗菜刀”的老大爷还可能是铸剑世家传人呢,他咋不一块列上呢?


 


  【笔】


 


  (抱胸邓摇)真不是我为我家州州说话,你们这些脑残粉太可怕。


 


  排除一切有的没的可能性,只可能是你,也只能是你——这样的小心思,你们都不觉得很甜蜜、很浪漫吗?


 


  哎,可怜这些愚蠢不通人性的物件,恋爱的精髓不就在于拿那些不确定的这这那那,逗早就有了答案的自己玩嘛,男孩子也不例外啊。


 


  有什么意见吗?小爷我本来就有经验!我每天都在和我家州州热恋,谢谢。


 


  【笔筒】


 


  好了好了,都安静一下。


 


  既然笔记一事有了结论,两位正主又执意揣着明白装糊涂,那么本次讨论会的重心也应该向我们隔门相望的好战友们靠拢——外套兄,我想我们有必要守望相助,交换一下已知的讯息。


 


  有了灵魂伴侣的印记后,还应该伴随着对方的某种特征出现,我们这边的情况是……没有发现喻文州的话变多,手速也没有激增的迹象。


 


  【外套】


 


  啊哈哈,你说这个?正好给你们讲个乐子。


 


  今天中午,他们队友几个一起去食堂吃饭,惯例是猜拳输了的俩人去打饭,最后时运不济的剑圣大大带着小卢去了。我本来寻思着在队长大人身上舒舒服服睡个午觉,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黄少天刚把餐盘递到他跟前,我就感觉他肢体僵硬了一瞬间,没来得及注意他表情,估计也很微妙,我立马就打起精神来了。


 


  菜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一份白灼西兰花,一份虾仁青笋,正赶上今天还有他的最爱,哦还有碗紫菜蛋汤——都是黄少天给选的,肯定没毛病。其实大家经常一起吃,食堂那几个菜又有规律可循,谁爱吃什么也都清楚,本来也出不了什么岔子。


 


  诶嘿嘿,就不卖关子啦,你们肯定没见过挑食的队长大人吧?巨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先一脸关怀青少年成长地给人家小卢夹了一大筷子西兰花,又在给黄少天夹虾仁的过程中很有技巧地带了三片青笋过去,这一心机行径总共发生了三次!黄少天都觉出不对味儿来了,边吃边问他:“队长你不挺爱吃这菜的吗?怎么总给我夹?”


 


  喻文州盯着他那盘里破天荒一根秋葵没剩下的秋葵鸡肉沙拉说:“爱吃就不能给你夹了?我看你今天食欲不错,怕你吃不饱。”


 


  黄少天眨巴了两下眼睛,乐呵呵地说:“今儿食欲是挺好的,你的最爱能不能也匀我两块?不知道怎么,就突然特想吃,早知道我也点一份好了。”


 


  喻文州面带微笑点了头,然后就眼巴巴地看着黄少天抢了他半份白斩鸡哈哈哈哈!我“手腕”都被他攥起来了,笑死我了!


 


  最后结果当然是黄少天撑得够呛,队长大人没太吃饱。不过我们剑圣大大哪能这么欺负他灵魂伴侣,下午特意跑出去给人买了盒饼干。喻文州平时似乎比较爱吃奶盐苏打那种原味饼干,但黄少天给他买了盒自己很爱吃的巧克力夹心的,还笑嘻嘻地让他尝试一下,说保证他也喜欢。


 


  我和你们说,队长大人不仅都给吃了,回来路上还又买了一盒哈哈哈哈哈!就那个,现在还在桌上放着呢,不行了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床】


 


  成了,各位,咱也不用瞎操心了,少天宝贝这么给力,都明着撩了,还怕这事成不了吗?我看啊,以今天喻文州破纪录的入睡时间中蕴藏的信息量,搞不好赶明儿就能听到幸福的歌声传四方了。


 


  嗨呀,我还是担心一下自个儿的老腰吧,也不知道这把年纪还能不能禁住俩大小伙子折腾。那谁,套套啊,你看看能不能和对门的床商量一下,以后尽量让他俩上你们那边办事呗?


 


  【外套】


 


  Who TM is套套?!不要乱叫叠字好吗?你也太有远见了吧?八字没半撇呢!且不说这事不是咱们说了算的,人家都是一场比赛几十万的选手,至于办个事还要窝在小寝室里吗?


 


  【内裤】


 


  (暧昧地)吓!不、不好说吼,年轻人,正干、干柴烈火着呢。


 


  昨天……州儿还……嗯,我、我这不是,还、还没干嘛。o⁄(⁄ ⁄>⁄﹏⁄<⁄ ⁄)⁄o


 


  【笔】


 


  ……谁能让这条裤衩不要说话了?喂、喂喂,你们的表情都很奇怪啊!这、这不是很正常的生理现象吗?反、反正我还是最爱我州州,至、至没油而不渝——麻个鸡我怎么又结巴啦!


 


  说起来,我怎么总感觉咱们似乎略过了什么重要的问题……等一下!哥们儿留步!回答我们大家最后一个问题好吗?真的没法不在意啊!那、那把剑——


 


  【床】


 


  报告——!喻文州进入浅度睡眠!咦,翻身啦,看起来像是做了个好梦哦。


 


  (慈爱地)祝你美梦成真呀小伙子。


 


  【笔筒】


 


  各部门注意!桌面组注意了!速度各归各位——笔!还等什么呢?


 


  【笔】


 


  (哭丧脸)啊,我是没法睡个好觉了……


 


  【内裤】


 


  (自言自语)嘻,过不了多久,就、就会知道啦。✿⁄(⁄ ⁄◡⁄‿⁄◡⁄ ⁄)⁄


 


  -Fin-


 


 


非常感谢您看到结尾【鞠躬❤


艾玛我居然写了个5k的短打,太难得了……最初看到欧美圈同人用这个梗的时候就觉得太适合拿来给我CP玩了,其实是怕撞梗,特意用了个特殊的形式,两位主角没有正面出场,写出来也还挺好玩的哈哈。


不过说起这个身体印记重合起来是蓝雨队徽的梗,还撞了我一篇旧文的梗,估计也有小伙伴看过,双视角交替叙述的一篇西幻喻黄【没看过的就憋看了,黑历史233333这种命中注定梗real好用且长盛不衰,玩法多端,尤其适合我CP【捧脸


关于那把剑……我还是说了吧不然也是要被群众打死23333就在文州左侧耻骨上方和腰侧之间的那个地方,短裤如果是低腰的话还能看到一点,算是和少天的那个位置相对应的。


评论区有位宝贝说他俩69刚好能合成队徽,我……三胖拍手.jpg,在没有车的情况下空踩一脚油门真心可以的【拇指


写完发现好像太无差了,可能还有那么点逆,但我的心是绝不逆的哈哈哈哈,先撩者反被咳咳咳咳,诸君都懂【正直脸


双重依然过两天就更,么么哒(づ ̄3 ̄)づ╭❤~

评论

热度(417)

  1. 清奇的脑洞聆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