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喻黄】希望之匙 1-2

风ling摇摆:

*梗灵感来源于电影《温暖的尸体》,大概会有一两处场景借鉴。


不会写太长,尽量写肉【。目的是作为文州生日的贺礼【谁特么的要这种丧气的玩意儿!表达下一颗红心向真爱的赤诚……!


 感谢 @0v0 文没动笔就先撸出来的图,不嫌弃你的刘海啦XDDDD



po上表明心迹~


=========================


1


完蛋了。


门关上的一刻,黄少天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他被困在逼仄的房间里,四周都是层叠坚硬的超市货柜箱,空气里注满了过期食物的腐败味。不远处是十几只面色青黄的丧尸,摆动着僵硬的身体徐徐向他靠近。


这些可恶的怪物丝毫记不得自己之前也是和黄少天同样是个带大脑思考直立走路的高等生物,自从他们被感染之后,生物本能更是只剩下吃这一项了。如果放到以前的生活里倒还能是供大家嘲笑和谈乐的一个梗,但放到现在,黄少天连悲怜无法付出半分,只有避之不及和——恐惧。


是的,恐惧,来自生命本身的威胁,他就要被当成行尸走肉的养料了。他身后是这里仅有的一个可供出入的门,正门大概因为主人逃脱的时候触动了开关已经锁死——这倒是个好习惯。旁边还有半截枯槁的尸体撅着屁股横在地面,或许正好夹住了一只怪物,又或者某个是未能逃脱的不幸可怜人。


那个好笑又可悲的屁股仿佛正预示着黄少天的未来:被丧尸们分食殆尽、剩下一堆没有用的血肉被丢弃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慢慢腐化,最后变得谁也认不出来。


那会儿还有没有人活着他还不确定,不过他确定的是,自己还不想死。


他一路挣扎着活到今天,最后居然会因为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犯下巨大错误而平白送死——黄少天实在是不能接受。


所以他在做着最后的努力。丧尸在失去大脑控制后身体因为病菌和死亡而逐渐变得僵硬,动作也比一般的人慢了好几倍不止,像是马戏团里舞跳的特别糟糕的人偶,一边努力扭动四肢一边前进。黄少天捡了一根藏在货架底层的拖把,用力打飞几个最近的家伙,转身向着货架的另一头跑——那儿有一辆不锈钢的手推车。他扯了几袋面粉丢进车车筐,然后像踩滑板一样蹬着车向前飞驰滑行。


迎面撞倒两只丧尸,他单手拉住货架硬生生地拐了个弯滑进干货区,这个超市的面积不算大,但总有一点余地可以供他逃避躲闪。黄少天一面跑一面扫着货架上的东西——别看都是一些超市小吃和垃圾食品,或许也能发挥点作用,当成弹药或壁垒什么的,好帮自己争取时间打开门逃出去。这过程越快越好,因为丧尸们熟悉人类的气味,不管他逃到那儿都有家伙像GPS定位一样穷追不舍,而且它们虽然只剩下小脑可以思考——也许是胃或者其它什么器官——但还是能做出狩猎者最基本的判断:消耗猎物的精力和体力。反正它们已经完全没有了这方面的烦恼。


总之,时间拖得越长,对于黄少天而言就越不利。


丧尸们已经被他甩在了两排货架开外,零食区已经没剩下什么东西了。地面到处都是散落的糖、坚果和残渣,严重影响了逃亡路线。黄少天的车在碾过一袋水果硬糖后轮子突然失去控制,猛地向前滑行了几米。那里是货架的尽头,迎面能看见收银台的矮柜,他试图把车停下来,但电光火石之间,从货柜的另一端走出来一只丧尸,正好停在了他的正前方。


惯性带动沉重的推车冲到了它的身上,黄少天看见它一只手抓住了车头,滑轮随着重心偏移转了个方向,横着撞上了收银台的玻璃柜。黄少天也被这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飞了出去,半个身体被掼进了收银台里,从墙上一路滚到了内台脚下。


那个丧尸也一起飞进来,正好和他叠在了一起。


他的脑海里一瞬间想到了许多乱七八糟又不相关的事,然后又是一阵巨大的空白,死亡之翼像阴影一样落在了他的身体之上,令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这次是真的完蛋了。


 


而意料之中的撕咬却迟迟没有降临。


黄少天等了一会儿,四周的空气安静极了,像是被刚刚那一连串的事故震住,连其它的怪物都消失了声响。


他慢慢睁开眼睛,那只丧尸还趴在他的身上,上身微微抬起,侧着头与他四目相对。


和其它丧尸一样,他的皮肤透露着灰败的死亡气息,下颌到脖颈之间布满着青紫的血管,眼球也因为出血而变成了深红色。


但他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动作,甚至没有张嘴,只是安静地,面无表情地看着黄少天。


他还活着的话一定是个小帅哥——黄少天也看着他。


 


然后那家伙缓缓抬起它同样青紫尖锐的手,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2


喻文州在跟着其它丧尸进入这家小超市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黄少天。


他其实并没有那么想和丧尸群们在一起,但空气里的血液香气实在太浓。自从身体发生了病变,他的味觉和嗅觉也提升了好几个等级,尤其是对于活人的气息——哪怕只要划破个小口子,八百米内他都能迅速地察觉和锁定方向。


这项本领显然其它的丧尸们也同样具备,所以当方圆十几里的怪物们又聚在一起向一个方向移动的时候,喻文州知道又有人惹麻烦了。


他和“它们”不太一样,他自己就意识得到。确切地说他对于自己目前的状况同样感到困惑——在生理学上他已经死了,毫无疑问的。他的血液乌黑粘稠,皮肤青黄浮肿,身体僵硬而冰冷,行动迟缓……最重要的是,他没有了心跳。


从他被其它丧尸咬后,身体迅速地感染衰竭,很快和转化成那群可怕怪物的同类,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意识和思维被保存了下来。


他还在思考,尽管其它器官已经丢失了对这个世界的感触,唯独大脑像是这篇死亡之海里的一座孤岛。


如果人脑也有心跳,那么喻文州一定能感应到它还活着。


幸好别的丧尸感应不到。


它们只对活人鲜肉感兴趣,当然脑子也是其中一部分。但血肉是有味可循的,大脑没有。


喻文州就这么安全地混迹在丧尸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


五感丧失让他对这个崩坏的世界失去了多数的情绪,人也逐渐变得麻木起来,日复一日的数不到尽头。要不是还能思考,喻文州真心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也会被那群丧尸们完全同化。


但黄少天的出现改变了他的想法。


在成群结队的丧尸涌进超市里,他第一眼就看见了黄少天。


他双手持枪护在两个姑娘前,一边对着丧尸们射击一边嘴也不停地指挥招呼其它同伴们。嘴皮子和身手同样利落,看样子已经很习惯于应付这种场面,气势如同尖锐的刀刃,沿着弹道轨迹切开一个个僵死的脑袋。


受伤的明显另有其人——喻文州微微侧头扫了一眼,另外一个年轻小伙子端着MP5护着一个面带惊恐的同伴,那人一只手攒着一把半自动手枪,连最基本的姿势都不到位,另一只手则直直地垂着,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袖管落到地面。


人类无论在哪个场合下都不会缺乏猪一样的队友。


他们应该是附近有组织的人类据点派出来寻觅食物的小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今天同样也是丧尸群们的觅食期,正巧一队路过这附近,所以才能这么短时间里找到他们。


喻文州本来只是想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的,毕竟在思维上他还是一个完整的人类,要他坐视活人被这群同样外形的怪物撕碎吞食多少有些不能接受。但他的身体已经成为了丧尸,行动力不足,对方还在激烈反抗,弄不好忙没帮上,自己反而被搞死了。


他一直躲在其它丧尸身后,不动声色地阻碍了一部分家伙的脚步。但它们的数量还是太多了,在黄少天掩护最后一个人从后门逃离的时候,他手中的子弹也已经消耗殆尽。


喻文州本来以为他也会跟着逃走,但令他意外的是,黄少天毅然决然地把门关上并且上了锁,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他的判断明晰而准确——附近地形复杂,人类的移动速度未必能比丧尸们快多少,而他们还带着伤员。就算能顺利逃回据点,他一路散发的血液香气同样也会成为一道看不见的线索,把丧尸们牵引到所有人面前,那才是最无可挽回的局面。


他选择了把自己和怪物们关在一起。


而且他还没有放弃。


喻文州在层层怪物的屏障中看见了他的眼睛。


很难用语言来形容他的眼睛——冷漠、凌厉,又漂亮的惊人,如同他很久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某种野生动物,身处困境也丝毫不放弃寻找转折的契机。


根本不像是一个刚刚牺牲自己而拯救了其他人性命的白莲花救世主。


喻文州觉得大脑里的欲望如同死灰复燃般地被点燃了,沿着僵死的身体快速游走,模拟着脉搏的频率一下下撞击着他冰冷的心脏。


那是他变成“丧尸”以来,第一次出现的足以淹没意识强烈的情感。


他想:我要救他。




tbc

评论

热度(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