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最长的旅途(1)

豌豆黄儿:

*复健,给亲友@thefortyninth 一个少天玩女术士的梗。灵感来自DNF死灵术士都是女的……当然还有我自己喜欢大波妹(你


*虽然叫最长但其实它应该不长,因为这么基肯定一下就搞上了,我要一口气更完它……


 


(1)


       夏休期开始的时候,黄少天练了个小号,没从俱乐部直接拿账号卡,回家的时候顺带从楼下带了一张,戴着口罩偷偷摸摸地差点被报亭的小姑娘以为是抢劫的。


       说来话长,黄少天已经在寸女不生的蓝雨呆了不下十年,家里的父母亲戚日日夜夜为他的终身大事千叮咛万嘱咐。他耳朵上的老茧一层叠一层,厚得再也扛不住,终于准备试试找个女朋友。思来想去觉得别的要求没有,只要善解人意外加理解荣耀的。受人启发灵机一动,干嘛不干脆去荣耀的女玩家里找找看。


       手里这张卡就是黄少天准备用来搜索“心仪女嘉宾”的绝世法宝,这种假扮妹子混入女玩家中偷偷相亲的行为实在是过于羞耻,黄少天没好意思告诉任何人。他自己的解释是终身大事,必须低调。


       黄少天的直男审美简单粗暴,犹豫踌躇地选了个术士角色以后又顺理成章地捏了个大波妹,最后在姓名那一栏鬼使神差地填了个“索克撒花”。他自己的解释是,自己是起名废,毕生的才华都用到了“夜雨声烦”上,再说“索克撒花”这名字不就是“索克萨尔”的女体化,简单好记,跟战斗民族的“诺娃”和“诺夫”差不多。


       蓝溪阁最近来了个很猛又很萌的女术士,公会里讨论得热火朝天。女术士身材火辣衣着暴露操作凶猛,然而说话软萌可爱,深得蓝溪阁的“大哥哥们”的心。然而女术士洁身自好生性羞怯,只愿意跟女性玩家组队跟女性玩家聊天,弄得蓝溪阁的一干汉子们捶胸顿足。


       夏休期过去不过一个多星期,黄少天每日懒懒散散下几个本打几个把竞技场再清清任务做做日常,最重要的精力便是放在撩妹子上。不如蓝雨战队的惨淡,蓝溪阁的女性玩家着实不少,还有不少女性专门的小团体。黄少天准备打入她们的时候,是紧张的,可是当他真正混入她们以后,却是有点绝望的。


       一切都要从一次密聊开始。




【密聊】


腿毛少女:花花我一直想问你,你是不是喻黄粉啊


索克撒花:???
腿毛少女:就是你名字明显是个喻队粉,但平时打本的时候风格又挺奔放如黄少的。就想问问你。


 


       喻黄这名词黄少天并不陌生,作为网瘾少年他也是对粉丝私底下搞得这些CP配对了然于心的。虽然不曾有深刻涉猎但听懂还是不难的。他的各种CP里最火的一对就是喻黄,这他也明白,毕竟是朝夕相处亲密无间,腐女们想多了也正常。但黄少天可没忘了自己的重大使命,再说他装妹子已经够难了装腐女肯定更要漏洞百出,于是实诚地回答了这位热情的女玩家。




【密聊】


索克撒花:噢不好意思啊我不腐的。


腿毛少女:这样啊那你是喻队的女友粉吗?


索克撒花:女友粉是什么???


腿毛少女:就是想嫁给喻队当女友的粉啊!!你是不是圈地自萌啊还真的什么都不懂,比如说亲妈粉就是把喻队当儿子一样疼的粉啊。


 


       黄少天看着密聊频道,仔细思忖了良久。


 


【密聊】


索克撒花:我应该是亲妈粉吧


腿毛少女:真的不吃一发喻黄安利吗!!!!亲妈不想要自己的儿子找个好男孩吗!!!


 


       现在的姑娘都在想什么???黄少天还是有点震惊。


       他逐渐发现,蓝溪阁内,像是腿毛少女这般的姑娘不在少数,跟她们组队打本时也经常听到关于种种腐向CP的科普。黄少天偏偏又按捺不住自己手贱,百度几回,攻受属性什么的搞得一清二楚,连同人文包也被强制分享了好几个。姑娘们都很可爱,但黄少天却愁眉苦脸,再听她们说下去,自己都要信自己跟喻文州有一腿了。


       但撩妹的热情不会减免,黄少天开着妖娆女术士一路猛攻,跟这一群妹子们熟了以后他也懒得故作扭捏,一身的杀伐气跟着无数“杀杀杀杀”“爸爸的死亡之门教你们做人!!!”之类的文字泡,竟然莫名帅气。即使没有用上全力,黄少天的操作依旧是一流的,看得那一群姑娘们心神荡漾大呼“好帅要弯”,黄少天的自尊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他暗搓搓地把QQ签名改成了“实力撩妹”。


       第一个发现的是方锐,笑嘻嘻问他蓝雨哪有妹可撩。黄少天扬言要上线跟他大战三百回合,他却得瑟着说要去现实里跟苏妹子谈天说地,兴欣有美女队长美女队员和美女老板,这才是真的撩妹。接着他便在蓝雨战队的小群里遭到猛攻,几个人轮番拷问他是不是要脱团,直到最后喻文州悠悠来了一句,“少天居然就要抛弃我了呀”。黄少天看得差点心悸耳鸣燥热呕血,这些日子他受得熏陶不少,虽然坚持自己是亲妈粉,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喻文州这无伤大雅的玩笑,开得他心里莫名地燥起来。


       他在满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第一次显得不合时宜,回了句“我去洗个澡啊等下要下个本回来再收拾你们!”。他把手机撂开的瞬间,最后映入眼帘的是卢瀚文的一句“黄少害羞啦!!!”。


       害羞你个头。


       黄少天边脱衣服边想,他要是连这个玩笑都开不起,白瞎了他和喻文州厕所里头约过架、被窝底下看过片、节目上面谈过情的铁哥们儿情谊了。他把淋喷头开到最大,淋得头皮发麻,想要把刚刚开始就在他脑中逐次播放的这一个星期多来他看过的所有他和喻文州有过一腿的证据冲散。


       等他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打开电脑登陆了索克撒花,才终于对自己刚刚在哲学圣地浴室的一席思考做出了一番总结——经理太坑爹了竟然私底下卖腐赚钱,我和喻文州纯洁的革命友谊由得你们玷污吗?


       今天是个周末,姑娘团里比平时热闹些,黄少天干脆组织了一个大点的本,好几个姑娘都冲过来要见识见识这位传说中的“战场女武神”的风采。


       团队频道叽里呱啦的闲聊仍然离不开喻黄之类云云,黄少天在打探了几天知道他算是彻底了入了狼窝,这一堆的女玩家不是别人,大部分人都是喻黄界的中流砥柱。


       黄少天的手机响的时候,他这厢正在本里浪着。好在也不碍事,这副本对他本就是小菜一碟,他默默溜到一边准备划水,这样就算边打电话也hold得住。


       他确认关了麦,把“索克撒花”慢悠悠地跟在队伍后面,一边开了免提。


       “少天。”


       “欸。”黄少天应了一句,“队长怎么想起来爱的call啦!今年没出去浪啊?”


       “我明天去你家浪。”


       “卧槽!”这“浪”字催得黄少天手一抖,屏幕里妖娆的女术士就趔趄了一下,团队频道顿时出现了关切之语“花花你怎么啦!”“花花小心呀!”。


       黄少天飞着手速回了一句“没事,我家猫咪撞到手啦/可爱”。


       应付完姑娘们,这边还有个喻文州。倒不是他不欢迎,他现在一个人住也挺无聊,但一旦喻文州来自己的小秘密必定要被撞破,怎么想怎么都有点尴尬。


       喻文州没能猜想他丰富的内心世界,只想着他是不是又踢到了桌脚或是坐坏了靠椅,关切地问:“怎么了?”


       “咳咳,”黄少天煞有介事地清清喉咙,“队长,不是吧,你如此思念成灾啊。年轻人夏休期谈谈恋爱透透气啊别老跟宅男混一起了。”


       “少天不欢迎我?”


       黄少天吐吐舌头:“那不能,我不是为你终身大事着想吗?”


       “收留我吧,我爸妈出去旅游了我就要没饭吃了。”喻文州的声音带着点哀求的意思。


       要了老命了。


       黄少天边看着索克撒花摇动的银色长发边叹了口气。喻文州嘴叼手拙,不肯吃外卖餐厅又不会自己做,最中意三个人做的菜,他妈,蓝雨食堂大师傅和黄少天。


       “成。”黄少天一咬牙,姑娘们的新词汇又脱口而出,“我真是你的亲妈粉。”


       “就当做个伴儿吧。夏休期你一人在家不无聊?”


       “先斩后奏啊。”黄少天警告道,“我还要实力撩妹的,你不要妨碍我也不准跟我抢着撩。”


       喻文州笑了:“不妨碍,我是去照顾你的。”


       “可要点脸吧!!”


       喻文州坦诚道,“除了做饭,我全包。”


       “我录音了喻文州!!!”黄少天叫道,“不准耍赖。”


       “一言为定。亲妈。”


       “嗯??”


       “粉。”


——TBC——

评论

热度(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