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浮藻:

“刘小别前辈,看来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了!”卢瀚文坐在正对面,稚气未脱的脸上前所未有的认真。他又不会隐藏情绪,心理活动太好懂了,满脸的“我看出来你怎么回事了但我不说”和“快来问我呀来问我呀问我呀”。
刘小别不问,刘小别很虚。
他自动屏蔽卢瀚文刚才的话,装模作样看了眼手机:“队里快集合了,我走了。”
“等等啊前辈!”卢瀚文立刻跳起来跟过去,“其、其实我就是想问问你……”
他仰头对上刘小别的目光,眼神真诚:“我是想问……”
“……”刘小别放弃挣扎般停下脚步,任他把话说完。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
刘小别:?????

那是对你有意思啊大哥。

反正就差一个字嘛,刘小别心情复杂地敷衍道:“差不多吧。”
“果然啊……”小家伙的眼中闪过一瞬难过。刘小别看得有些后悔,正要补救,又听他道,“那就更要谈一谈了。是我哪里做得不对吗?前辈最近为什么老是躲着我呢?”
不,你很好,是你前辈的锅。
——他又不能这么答。
卢瀚文还在直直地看着他,目光仍然干净热切。这孩子处理人际和对待荣耀的方式差不了多少,打不过也要打,有差距就追,有问题就补。至于灰心丧气懦弱胆怯,那是什么。一句有意见,怎么可能让他放弃追问呢。
刘小别语塞了好一会,站在原地对他软软的头发一顿蹂躏,趁他愣愣的,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态:“等你长大点就知道了。”
然后?
赶紧跑啊!

“小别你真是……”许斌听到这里已经笑到肚子疼,果不其然挨了一个白眼。
刘小别无奈道:“我能怎么办?”
说出来指望未成年回应他的感情然后跟着他出柜吗?还没被家长打死就先被蓝雨打死了吧。
许斌深表同情:“你也很绝望啊。”
问题在于,卢瀚文并没有放弃啊……刘小别低头,屏幕上满是小家伙不懈的追问。这么多的“为什么呀为什么呀为什么呀”,他对应了一下说话人的神情,严肃地觉得,是有些可爱过头了。
许斌在旁小声对高英杰说:“没救了。”

“轩哥轩哥!”卢瀚文摇着郑轩的袖子,“压力山大啊。”
郑轩心好累的:“不要抢我台词啊。”
“小别前辈果然对我有意见啊!我问为什么,他又不肯说。等我长大点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呢?”
“啊,算他有点良心……”
“嗯?什么?”
郑轩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只好语重心长地教育起卢瀚文来:“瀚文呐,有些事情呢,过来人是教不了你的,只有亲身体验过才会明白。好好观察再做打算吧!”
“哦哦哦,我懂了。”卢瀚文聚精会神地点点头,“不过,你也喜欢过不喜欢你的人吗?”
“……”
压力真是山大啊。

自那以后,刘小别反倒不敢太躲着卢瀚文了。被队友调侃心软后他不屑地发回了一排中指,下一秒端了两杯奶茶回到座位上。
“谢谢前辈!”卢瀚文接过一杯,眼睛亮亮地望着他。
刘小别避开了目光接触:“我说,你也不用老这么客气地道谢啊。”
“因为前辈很照顾我嘛。”
“……这是错觉。”他心虚地捏了把小家伙的脸,“你很在意这个?”
“我很在意前辈。”卢瀚文说,“所以也很在意前辈在不在意我。”
他说这话时,面部表情比上次还好懂。就是明晃晃的“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和“我喜欢你呀!”
刘小别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你长大点就知道了。”他文不对题,还有点不利索地重复了一遍。
想了想又说:“不过现在,可以牵个手。”

评论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