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怀孕期 (喻黄 ABO设定)

Lester莱斯特:

喻黄ABO设定,中间穿插叶蓝。(就是昨天那个梗的番外)

喻黄ABO设定而且黄少带球……不想看的太太们……

我再一次精准的抱住了太太们的大腿。一篇搞笑文大家快看看然后和我一起笑吧!【你闭嘴】

又是一篇打完TAG自己都不想看的文……

OOC慎,慎,慎。

===============

黄少天和喻文州经过七年恋爱长跑终于修成正果。这两位从最初的互相暗恋到互相误会冷处理,再到后来恩恩爱爱,经历多的简直可以写一本书。至少作为全程围观的观众之一叶修,曾经大力推荐喻文州出一本名为《我的话唠怎么闹腾在我看来都这么可爱》的书的。

 

喻文州明确表示了拒绝。毕竟叶修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拿印刷厂的回扣。不过想来他和黄少天确实是大学同学里第一对结婚的。喻文州一向人缘好,他们的婚礼现场去了当初大学几乎所有的同班同学。有的是去祝福有的是去观摩有的是去学习有的是去蹭饭——叶修是最后那个。

 

按理说婚姻这种事他和黄少天做了先驱接下来的那点事就不要太惹眼了,可生孩子的时候……

大约那孩子也是随了黄少天的性子,做事着急。他们刚结婚一年,黄少天发情期开始不准,吃东西也不多了。喻文州带着他去医院,医生用看弱智的眼神看了看喻文州转头对黄少天说:“你先生是alpha不懂,你也不懂啊?”

“我懂什么啊?肠胃系统紊乱?这也是我该懂的?”黄少天一头雾水。

 

“恭喜两位要做爸爸,您安心养胎——这回懂了吗?”医生说完白了一眼这俩人,只见站在黄少天旁边的喻文州睁大眼睛看着黄少天的脸又往下瞧,盯着黄少天的肚子半天,想要用手摸摸又怕这动作太突兀吓到黄少天和那孩子。至于坐在椅子上的黄少天,他差点就蹦了起来。确切的说他刚要跳起来喻文州就扶住了他的肩膀让他别乱动。

 

这一对长得养眼身上穿的也都是名牌,医生作为一个beta深深的感觉到了这个世界上恩爱狗带给他的恶意。

 

喻文州摸摸黄少天的头发问医生,“大夫,请问有什么医嘱吗?比如忌口类的?”

“这倒没有。”医生一边的打字开药一边说,“不能剧烈运动,床事可以避免的就别做了。实在憋不住……你也不像憋不住的alpha我就不吓唬你了。一个月做一次还是可以的。”

 

“哎大夫大夫我还能玩电脑打游戏抢boss么?听说穿个防辐射马甲就没事了咱们医院有吗我买俩套着穿是不是就安全了?”黄少天问。

 

“你不会有心情玩游戏的。”医生忍不住抬起头又看了看黄少天,“体质越好怀孕初期身体越难受,就你这样活蹦乱跳的,几年没感冒发烧过了?先给你提个醒啊,两个月之内这孩子就能折腾的你忘了自己姓什么。给你开了点钙片,按说明书吃。出门左手边就是楼梯,一楼拿药。”

 

两个人又欣喜又紧张,感觉跟第一次拉小手一个心情的从门诊室出来。黄少天兴奋劲还没过,下台阶的时候拉着喻文州的手问:“文州我们刚才忘了问医生怎么算剧烈运动了,你说下台阶算不算剧烈运动啊?对我来说肯定不是了,但是对这孩子来说……我靠这一上一下的简直是在玩天地双雄好吗!”

 

“我背你下去?”喻文州少有的放弃了思考,直接顺着黄少天话里话外的意思接了下去:“或者抱少天下去也可以。”

 

黄少天摆手道,“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们走慢点,让儿子体会一下慢节奏的天地双雄。”

喻文州:“……好。”

然后喻文州和黄少天第一次走三十节台阶用了将近二十分钟。

 

这件事不知怎么传到了叶修耳朵里。他和喻文州是大学时期的室友兼最佳损友,当初他和许博远能在一起喻文州是帮过忙的。而喻文州的牵线搭桥直接导致了黄少天对喻文州的误会,没和喻文州确定关系的时候醋吃了半瓶还差点主动告白这件事此处就不多提了。总的来说当时喻文州算是帮人帮己,借由这件事看出来黄少天也是很喜欢他就是了。

 

“我抽空过去学习一下怎么照顾孕期的omega?我家小蓝也是迟早的事啊。”叶修这话说的极为诚恳,喻文州找不到理由拒绝便答应了下来。

叶修说的抽空过去还真的是‘抽空’,电话打过去之后过了多半个月才有空过来瞧瞧。他大学毕业后做了高级程序员,每天不算很忙但是他的位置离不开人。叶修闲来无事就会做点小动图发给许博远。有次许博远在单位打着打着稿子收到一个邮件,点出来一瞧,是一只看起来特别骄傲的小鹦鹉动图组表情包,其中最可爱的一张是鹦鹉张着翅膀摇摇晃晃的往前走,配的文字是‘蓝蓝抱一个’,后来这组表情图在许博远的朋友圈都流行了起来。

 

那天叶修终于溜了下午的半天班来找喻文州黄少天,他打电话的时候以为喻文州也要溜号回来,谁知道按下门铃后给他开门的就是喻文州。原来人家一直在家陪黄少天待着呢。感受到国企不被克扣假期的叶修顿时有了换工作的想法。他把果篮举起来道,“果篮,别说我空着手来的啊,不会不够你家少天吃一天的吧?”

 

因为叶修大学时期是学生会长,喻文州是副会长且比叶修晚进学生会一年,喻文州对叶修的称呼也相对尊敬些:“叶前辈客气了,少天其实最近吃的不多。”而且吃完了也都吐的七七八八了。后面这句有点扫人兴,喻文州也就没说出来。

 

叶修跟着喻文州进屋,看到沙发上靠着个人,埋着头看不到脸,但是睡着的样子似乎不是很舒服,人身上还盖着小薄被子,看起来很累,怪让人心疼的。估计是黄少天或者喻文州家里哪个亲戚过来照顾黄少天的。他又环视了整个房间,见卧室门紧闭着,知道黄少天在屋里睡觉,也就放心的坐在沙发上想点烟抽。沙发上的人被吵醒了似的快速抬头看了一样叶修,叶修还没看清那人样子,对方又马上把脸埋回自己臂弯。

 

“叶前辈,他睡觉呢。”喻文州赶紧走过去拦住叶修,坐到沙发上睡觉的人身边,微微抱起来人放自己怀里,又拍了拍那人后背,低声耳语了几句。之后似乎是帮叶修挽回点面子道:“前辈少抽点也对自己身体有好处。”

叶修又是仔细看了看喻文州怀里那个人,黄少天是黄毛,这孩子是黑发,而且那人是黄少天的话肯定在他进门的时候就说开了,再不济也不会抬头看到他了还不说话。可喻文州抱着人的姿势实在是太暧昧了吧。“这……文州啊,你这样不合适吧。”叶修觉得自己虽和黄少天并不是太熟络,但是为了喻文州的婚姻幸福以及生命安全也得提醒喻文州不能出轨。

 

“你这个,你和少天你们很配。”叶修想了半天也就憋出来这句话。

喻文州一脸茫然,“嗯……是,几年前叶神就这么说过。”

 

叶修又在心里总结了一下自己想表达的,说道:“那少天对你情真意切对不对,你对人家也得从一而终……不对,嗯,本本分分啊。”叶修觉得自己真是不容易,身为一个理科生,能在一句规劝别人的话里使用两个成语还自己发现一个用错了的进行修改,他简直是喻文州的良师益友。

 

“……?”

 

“我是说,这个小孩,他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又好像挺听话的,比起少天那个呃,风风火火的性格确实是好挺多,但是你都和少天结婚了对不对,左拥右抱这事不能干啊文州……”

 

喻文州怀里的人终于听不下去了,抬头稍显无力但是音线和说话的语气都极为让叶修感到熟悉:“叶不羞我这段日子没染头发而已,听了你的话我都不知道是吐槽你眼神不好还是感谢你替我说话了。”

 

“少天?”叶修终于震惊了。“你居然在我进门的十分钟里一句话都没有说?你是我认识的那个一晚上能给喻文州发一百多条语音让他手机都听没电的黄少天?”

 

喻文州失笑。他和叶修一个宿舍的时候和黄少天每天手机发消息聊天。有次两个人互道了晚安,黄少天估计是睡不着,又给喻文州发了五十多条语音,而且每条都有将近两分钟。第二天早上喻文州拿着手机上自习的时候听,因为语音太多且不想妨碍别人而不得不用了耳机听。他一边听一边微笑,坐他旁边的叶修以为他听相声呢摘下来喻文州一只耳机听,险些被里面黄少天叽叽喳喳的话洗了脑。他揉揉太阳穴拿下耳机问喻文州,你每句都听得懂吗?喻文州回他,有听不懂的就再听一遍。然后叶修就看着喻文州一脸恋爱中的样子听黄少天发的语音听了两个小时,生生耗光了手机里剩下的所有电。

 

“没有那么夸张,五十条左右。”喻文州摸摸黄少天的后背,像是给他顺毛似的。转而给叶修解释道:“少天睡不着,出来看会电视,卧室里暖气开的比较大我就没有开卧室门,待会他再回去睡。”

“你都不给你家少天穿鞋就让他踩地板啊,心细不够缜密啊文州。”叶修干脆转移话题,看见地上连双棉拖都没有,忍不住一阵啧啧啧。“照顾怀孕的omega一定要细心啊!”

 

“嗯?啊,我抱少天出来的。”

 

叶修看着喻文州突然觉得大家都是理科生怎么男友力点的偏差这么大呢。他需要反思了,真的,以后自己也要随时散发男友力让小蓝更爱他。

 

黄少天垂着的手臂突然抬起来环住喻文州的腰,把下巴垫喻文州肩窝说了句话,喻文州旁若无人的亲了亲黄少天额头,声音温柔的恨不得能拧出水来:“知道了,不回卧室就在这睡,待会电影频道有你想看的电影。亲我一口,听话。”

黄少天嘟哝着什么转过脸也亲了喻文州一口。

 

“咳。”叶修看着这么温柔听话的黄少天,实在无法和那个撸胳膊挽袖子成天要跟自己比掰腕子的黄少天联想到一起。他咳嗽了一声问喻文州:“你家少天,自打……那什么之后就一直这个性格了?”

 

喻文州点点头,“我起初以为少天是有点焦虑才不爱说话了,医生说怀孕时候的人是会稍微转变一下性格。不过少天确实更温和了,每天都好像在散发母性光辉。”

 

喻文州怀里的黄少天埋着头低声撒娇似的辩驳,“这叫父爱如山。”

“嗯。”喻文州好脾气的帮黄少天拽拽他身上的被子。

 

叶修听了这话又看到黄少天确实萌的一塌糊涂,彻底坐不住了,他脑补了他家小蓝在他怀里这样那样的场景……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副作用是什么?哦不就是多个娃么!生生生!不生不是中国人!

 

想到这叶修拉着喻文州的手深情感谢,“今天来你家一趟收获太多了,文州,大恩不言谢。”

“不客气……”

“我先走了,回家造人去了。能看见这么温柔婉约的小蓝养二十个熊孩子我也乐意。”

“……”喻文州看着叶修背影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怀孕期的人是会性格改变,但绝对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少天一样啊叶神。蓝河本就是好脾气的人,他要是变了原本的性格,估计只会变成坏脾气啊……

 

可叶修这幅样子,明显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了。

 

算了。喻文州摇摇头。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让时间见证一切吧。

 

END

评论

热度(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