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每天晚上都梦见自己和竹马约架而且还输了怎么办?急,在线等!(喻黄)

Lester莱斯特:

         微博上看到的一个梗,然后因为是和乔乔的联文,但是他没写出来呢,所以我就留了一点点小悬念还有一些隐藏彩蛋,等乔乔写。


        原梗:点我


        啊啊啊啊啊啊还有一个梗也是微博的找不到了我明天再找!!


         不行,不知道乔乔的彩蛋说明啥时候出来,大家都被吓到了,有必要解释一下。


         黄少天梦里变成了狐狸去和喻文州打架,打出感情后喻文州觉得黄少天是妖或者梦里的鬼他们俩不能在一起,于是说出来了人鬼殊途。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的黄少天以为喻文州在坦白自己是鬼吓得跑去找王杰希避难。喻文州以为黄少天和王杰希在一起了,手上的红线没用了,回屋里就摘下来了。黄少天看喻文州对他很冷淡以为喻文州被附身了,查资料的时候又睡着了,于是最后一个梦,喻文州走的时候他照镜子发现自己居然是狐狸脸,吓坏的同时知道喻文州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不是喻文州是鬼,喻文州是指黄少天不是人(是狐狸精)连吓带悔醒过来告白了。




         ====




  “反正你也没事干,不如开导开导我。”黄少天躺在藤椅上,放松身体,看着天花板,“其实我最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我是一个特别讨厌的人。我觉得是,还有可能因为我颜值高所以梦里的人也没特别讨厌我?不不不他肯定无敌讨厌我,梦里我太欠揍了。”


  


  “你不用因为我没有病人就装成病人来当进行心理咨询。”王杰希拿起笔记本,“与其和我讨论你是不是惹人厌,然后我们各执己见争吵二十分钟,不如和我说说在你那个很有素质的室友提到有空邀请你去他父母家做客之后,你反而疏远他了,为什么?”


  


  “你有没有觉得你的诊所不来人是不是因为你身为一个心理师居然让患者躺在藤椅上还给他们倒米汤喝。你有没有觉得,你这么中西混搭看着就不专业,而这就是你们医院别的地方都排长队,而你连个患者都没有的原因?”黄少天反问道。


  


  “那是半夏秫米汤……算了你当我没说过,你继续。”


  


  黄少天已经做同一个梦快一个月了。他到室友家里做客。明明他的室友不管是为人处事还是生活工作态度都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但偏偏,梦里的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站起来推搡了室友一下。他的好室友虽然素质高,可也受不了被客人在自己家里欺负,两个人争执几句就打了起来。


  


  “一般来说,梦境都是很模糊的,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你的好室友喻文州?”王杰希问,“对了,你说的是真事,不是随口胡编的对吧?”


  


  黄少天闭了闭眼睛,少有的叹了口气:“我确实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梦里的那个人左手戴着一根红绳。以前小学的时候文州因为戴着这根绳子被同学笑话是娘娘腔,我把笑话他的每个人都拎出去揍过。”顿了顿,黄少天道,“也是奇怪了,不知道那根红绳有什么辟邪还是驱魔的作用,他从国外回来后手上还是戴着红绳,不过肯定不是小时候那根就是了。”


  


  王杰希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应该听说过一个理论吧?梦境就是现实中发生的事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结合,你为了喻文州打过架,他又和你提过去他家做客,所以你会梦见你和喻文州在他家打架。”


  


  “可是我是同一个梦做了将近三十次。”黄少天处于暴怒前的平静,“三十次啊王大眼,现实中发生的事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结合了这么多次,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我下一个客户还有二十分钟到,一小时后还有一个过来。下次再开导你吧?”王杰希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毕竟你的心理咨询我是免费在做。”


  


  黄少天没反驳什么,而是坐起身来,看着王杰希的眼睛十分真诚的问,“最后一个问题,你遇到强迫症患者是让他们闭上眼睛不看你还是给他们蒙上眼睛?你的大小眼对你的事业是不是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滚出去。”




  


  黄少天,男,二十五岁,单身,在一家私企上班。因为家里距离公司路程将近两个小时。他的发小喻文州,最近刚留学回来,父母留给他的房子刚巧离黄少天公司很近,两个人谈了谈干脆黄少天搬过来和喻文州合住。喻文州不收房租,黄少天只要负责日常水电开销就可以。


  


  其实黄少天本人对喻文州印象只停留在小学,那个长的像小女孩似的同桌。现在喻文州也和他一样,二十五六了。两个人合住半年,别的黄少天没怎么看出来,只觉得这个人素质是出奇的高。


  


  比如喻文州不管工作日还是休息日都会七点在客厅看一小时早间新闻。但是黄少天是在搬过来三个月后某一天心血来潮的早起才知道喻文州的这个习惯。因为喻文州会把电视调到几乎静音,完全不吵到隔壁睡觉的黄少天。而另一件事,在黄少天以炫耀室友素质的姿态告诉王杰希之后,王杰希表示这不是素质高,大概只是被你吵得睡不着。


  


  黄少天上个月发烧感冒,凌晨咳到几乎喘不过气,喻文州去楼下买了润喉枇杷膏,一边给黄少天顺气一边半抱着他让他喝了下去。黄少天总算勉强撑过了晚上,第二天早上在喻文州的陪同下去挂号打点滴。


  


  “居然说喻文州嫌弃我太吵……”走到家门口还在回忆过去的黄少天摇了摇头,决定放下梦境,继续和他的高素质好室友喻文州相亲相爱。大概因为打架的梦太过真实,之前黄少天无法正常面对喻文州。不过这次和心理咨询师王杰希聊过之后,黄少天好像真的轻松了很多:“我回来了。”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放下手里正在洗的碗,转头看着黄少天。“晚上去外面吃,想吃什么?”


  


  “我都行吧。”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后,靠着门框,犹豫了一会问道:“你手腕上戴着的红绳是干嘛的?我记得你小学就戴了,是有什么特殊原因让你这么虔诚的带十几年么?”


  


  喻文州这回干脆洗干净手,转身走到黄少天面前,“长辈老家的规矩,说是这样可以让体质稍弱的人不生病。”


  


  好吧,是为了健康。黄少天松了口气又觉得莫名的有些落寞。晚上做梦的时候他思路异常清醒,知道这是梦,想着不能做一辈子同一个梦,干脆对喻文州下了狠手。可喻文州也好像受够了被黄少天缠着约架,借力打理,把黄少天按在了地上让他不能再反抗。


  


  黄少天记忆断裂了一样,他突然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要打他,一时间被压在地上,心里愤懑委屈至极。恶狠狠的回头瞪着喻文州,却看见喻文州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慌乱。


  


  “别纠缠我了。”他听见自己和喻文州这么说:“你老进到我梦里来,故意挑衅我和我打架——”


          不对,我不是想这么说,不是的啊!黄少天在心里呐喊。


  


  “我也不想和你太亲密,毕竟人鬼殊途。”喻文州回答。


  


  这句话听得黄少天吓出一声冷汗,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嗷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跑去了外面。


  


  ……


  


  “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王杰希做完笔记,看着喝热水的黄少天道,“就因为梦里喻文州告诉你他不是人?”


  


  “我不敢回去了。”双手捧着热水杯的黄少天小口小口的喝着水,无论是语气还是姿势都突显着可怜,“太可怕了他和我说人鬼殊途,怪不得我一直觉得他各个方面都特别好他这个人特别完美。原来他不是人。”


  


  “如果你记得那是你的梦,你现在就不会吓成这样。”


  


  “你觉得哪个正常人会让小学同桌和自己合住房子,不收租金还隔三差五的带他出去吃饭?我靠啊我现在特别担心哪天我睡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某个乱坟岗坟头,而且发现自己吃了一肚子泥。我不能回去。绝对不回去!王大眼我要在你家住几天压压惊。”


  


  王杰希看着自己桌上的台历,上面清清楚楚写着隔天要接机,决定为了自己和男朋友能顺利见面,当一回黄少天的“护花使者”,亲自把人护送回喻文州家。“你缓一会,等下我送你回去。如果我也能看见喻文州又和他说了话,你就能放心了吧?”


  


  “不能,绝对不能,我只会更放不下心,”黄少天拼命摇头,“因为说不定你也被他的障眼法蒙蔽了,我们俩死一起了呢?我为什么不能住在你家?我们大学四年的友谊一点都没有了吗?”


  


  就是因为有那么点友谊我才一直都没有拉黑你。王杰希叹口气,把脖子上的挂坠拿出来:“观音护身符,开过光的。”


  


  “真的假的?大和尚念过经?你别骗我。我听说观音排位不如佛高,你为什么不戴个佛祖什么的?”


  


  “男戴观音女戴佛,黄少天你能不能有点常识?”


  


  “你就是因为太有这些封建迷信的常识了,中西混搭显得特别不专业,这就是你们医院别的地方都排长队,而你连个患者都没有的原因。”黄少天重申了自己早上的话,果不其然被王杰希拎着后脖领子带出门,而后把人送到喻文州家门口。


  


  “一个月内,如果你再敢跑到我家骚扰我,我就把我们进行治疗的对话记录给喻文州看。你没有交钱,理论上不算是我的患者。我这么做没有任何问题。”王杰希话刚说完,屋里的喻文州打开了门。


  


  黄少天和喻文州第一次相视无言。


  


  “进屋喝口水?”把视线从穿着睡衣的黄少天身上移开后,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笑道。


  


  “不了,送他安全回来我就走了。”说的时候王杰希为了嘲讽黄少天故意加重了“安全”两个字。见黄少天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满意的转身离开了。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原本打算开口缓解一下情况 ,可他还没开口,就见喻文州一言不发的转过身去,回了屋。


  


  不太对,情况真的很不对。这哪是我的高素质知心室友,分明是个陌生人了啊!


  


  黄少天有心再跑,可想起来王杰希那态度,估计他就是把王杰希的屋门砸出个洞,那个薄情的家伙都不会理他了。这样想着,黄少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手机查起了被鬼附体的特征。大约是因为这一天太折腾,他没看多久,就在沙发上又睡了过去,喻文州也再一次出现在他梦里。


  


  “你说得对,”梦里的喻文州不再和黄少天推搡,平静的站在他面前,“之前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你梦里,现在我猜到了原因。”


  


  黄少天呆愣愣看着喻文州摘下手腕上的红绳,张了张嘴,“你……”


  


  “这样以后就不会再见面了。”


  




  黄少天隐约听见喻文州叫他什么名字,但听不清,只觉得那不是合理的称呼。他找到一面小镜子,刚拿起来,就被自己的样子吓得大叫一声,从梦里醒了过来。


  


  喻文州正在尽一个高素质的好室友职责,用温毛巾给他擦脸。黄少天一把握住喻文州的手腕,刚要松口气,却发现喻文州的左手腕上那根红绳不知道去哪了。喻文州似乎猜到黄少天要问这个问题,轻描淡写道:“洗澡的时候摘下来,不知道掉哪了。”


  


  “找找吧?”黄少天急切的说:“我帮你找也行,你不戴着那个我还真觉得有点不适应。”


  


  “一根绳子而已。”


  


  “你不想长寿了?不要健康了?”黄少天大概觉得这个姿势有些羞耻,放开喻文州的手坐起来,“再找根新的也行啊,我去买行不行?”


  


  “少天,”喻文州坐在黄少天身边,“我长辈老家确实有佩戴红绳保健康的说法,但是仅限儿童。成年后再戴红绳,是为了姻缘。”


  


  “什么意思?”


  


  “红线系在手上就能和喜欢的人缘分不断。”


  


  黄少天想起来王杰希帮他客观分析过喻文州抱着他喂他吃药的那次事情。虽然是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的,而且黄少天连也当他是在拿自己打趣逗乐。可如果不是……


  


  “他在凌晨听见你咳嗽不断而去买药喂给你吃,大概只是被你吵得睡不着。或者是他喜欢你。后者可能性太低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我们合住这么长时间,不管是你早上为了不吵到我静音看新闻还是看到我生病就给我买药陪我去医院,再或者是你从来不收我房租,不是因为你素质高,与人为善,而是你……”说到这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可他一想到梦里喻文州听都不听他说话就不见了,而现实里的这个也摘了那根什么姻缘线了,就觉得心里难受的厉害。


  


  “我和王杰希就是朋友。文州你……喜欢我吗?你继续喜欢我吧,我保证不会再让你失望了。”黄少天听见自己心脏砰砰跳的声音,也不知道脸红了没,只得低下头不敢和喻文州对视。


  


  喻文州似乎是在犹豫什么,在黄少天身边坐了一会后还是选择站起来,回了自己房间。




        等他再出来时,黄少天刚鼓起来的那点勇气早就烟消云散。他深吸了一口气,直视喻文州的眼睛,“好吧,我知道了,我这周就搬走,行了吧。”


  


  “不行。”喻文州拉过黄少天的手,笑眯眯拒绝。


  


  “什么意思啊你,拒绝我告白就算了还逼我今天就走?好吧好吧至少你让我给我家里人打个电话说一下情况再——卧槽?”


  


  喻文州手法熟练的给黄少天手腕上的红绳打了个死结。


  


  “少天,系了我的红线,就是我的人了。”


  




  我会继续喜欢你,我的小狐狸。


  


  END



评论

热度(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