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周江】静海(一发完结)

千山☆:

·《意外穿越的八条指南》衍生世界,飞鸟与鱼

·  阿茔太太超级好看的配图

  

 题:他在云端飞翔的时候,梦到了水底世界。


【周江】静海

By千山


在翅膀被黏住之前,他先听到了迸溅的落水声,然后周泽楷低头,发现左翼上多出的那只宝石蓝海星。

虽不至于因此失衡,但这么个小东西也是负担。周泽楷降落在悬崖上试着掰了掰,却发现不知是不是高空环游太过刺激,那只海星这下粘得可牢,一副誓要与身下羽毛共存亡的样子。周泽楷正揪着羽毛苦恼,脚边却忽然落了颗小石子,似乎是被从悬崖下扔上来的。这么一伸脑袋,就看到了坐在礁石上冲他挥手的江波涛。

周泽楷记得这条人鱼,每天他从这片悬崖上方飞过的时候都会看到他,有时是在礁石上晒太阳,有时是在敲贝壳,有时似乎是在石头上刻着画,还有一次周泽楷看到他在水下追着自己的尾巴玩。他看起来总是很快乐。到后来周泽楷每次经过这里,都会猜一猜这条人鱼今天会做些什么。

他指了指自己,冲人鱼歪了下脑袋。

——我吗?

江波涛立刻点头,然后挥手的动作变成了招手。

——下去吗?

周泽楷有点犹豫。

他小时候怕水,大抵是学飞的后遗症。那会儿他的羽毛远不如现在丰裕,被从悬崖上推下后扑腾扑腾着就掉到了海里,还是方明华把他捞上来的。明明是和天空一样纯净的水,沾上翅膀后就沉重得不像话,仿佛想把他拉进幽深的水底。后来飞翔成为身体的本能,巨大的羽翼张开,空气便温柔地将海洋的拉力隔绝,周泽楷不再怕水,但依然不习惯靠近。

江波涛似乎看出他的踌躇,忽然扑通一声跳进了海里。周泽楷连忙探头去看,人鱼甩着和那只海星色彩相近的尾巴,灵活而迅速地游到了悬崖边,然后探出脑袋。

——开始笨拙地沿着石壁一点一点往上爬。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吃力的动作,立刻为自己的犹豫羞愧,耳朵都红了。他赶紧张开翅膀飞下了悬崖,可飞是飞了,看着人鱼裸露的背脊和看起来滑溜溜的尾巴,竟不知道该搂他的腰还是抱他的尾巴,颇有些无从下手,最后只是眼巴巴看着江波涛自食其力爬上了悬崖。

海边的岩石被太阳晒得滚烫,人鱼作为深海生物,虽不至于被划伤,但对温度还是不适应。江波涛趴在悬崖上苦兮兮地喘了会儿气才支起身,一回头就看到周泽楷焦虑地扑腾着翅膀,一副想伸手又不知道扶哪儿的窘迫。

江波涛心下被他逗笑,面上却不动声色,再次招了招手。这回周泽楷非常速度地降落了,不仅降落,还很配合地蹲下了身子。空间一挤,两只大翅膀只得委委屈屈地缩在一起,远看就像面坠着蓝色星星投了降的白旗。

江波涛指指周泽楷的翅膀,又指指自己,然后双手合十,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周泽楷懂了:“你扔的?”

江波涛摸摸脑袋,张了张口却没出声,他看上去有点着急,宝石蓝的尾巴不自觉一甩一甩的,波光粼粼,如同海上荡漾的水纹。

周泽楷从前听方明华说过,人鱼是用腮呼吸的,在成年能化成人形之前,离开水后就发不出声音,眼前的江波涛似乎也是条未成年人鱼。

“不用说话。”周泽楷问,“你要做什么吗?”

江波涛点了点头。他搭上周泽楷的肩膀,顺着他微侧的身子摸上了他的左翼。这个动作就像半个拥抱,于他们俩都相对生疏。他的手如同海水一样冰凉,伸入羽毛时仿佛有电流窜过神经,引得周泽楷不自觉挺直了脊背,又被江波涛不大满意地拍了拍,连忙配合地重新半弯下身。

江波涛终于够到了那枚蓝色海星。周泽楷偏过头看他动作,先是在五根触角尖逐个捏了过去,然后揉在腕心,也不知是做了什么,就那么轻轻巧巧取下了周泽楷纠结半天的海星。

“好厉害。”周泽楷佩服。

江波涛笑了笑,把那枚海星掷回了海中。他摸了摸开始发烫的尾鳞,觉得身上有点没力气,于是指指自己,又指了指海面,最后指了指周泽楷。

——可以送我一程吗?

周泽楷看了他一会儿,猜测:“再见?”

江波涛张张嘴巴有点泄气,索性挥了挥手,转过身想着还是自己跳海吧,指望这只鸟还不如指望自己早点成年。慢吞吞地蹭到了悬崖边,正想着是闭上眼一了百了跳下去还是忍一忍高温爬下去,肩膀忽然被按住了。

“太高了,我送你吧?”周泽楷问。他的手已经揽上了江波涛的腰,不怎么费力地将他带了起来,结果真要抱了,才后知后觉地开始尴尬。

周泽楷掌心的温度像江波涛晒过的阳光,不如岩石滚烫,却比海水温暖,他环着的地方接近江波涛鱼尾与上身连接的后椎,每动一动都像在江波涛的神经上玩笑似的弹了一下。江波涛有些感谢冷血动物不会脸红的体质,否则这会儿估计一点也不比周泽楷强。他自觉地环上了周泽楷的脖子,把头埋在了他的肩膀。

崖上到崖下对于飞行不过瞬息,周泽楷把江波涛好好地送回了礁石,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于陌生的亲昵一时都有些害羞。

周泽楷不常是先开口的那个,习惯性等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江波涛说不出话,脑袋里先把自个儿教训了一顿:“那,我先走了?”

江波涛立刻抓住了周泽楷的衣角,也找不出其他动作,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试图用眼神表达意思。

周泽楷和他对视了一会儿,这回似乎有点理解了。

“下次见?”

江波涛甩甩尾巴,表示他答对了。

 

这本是这片大陆上偶然的一次相遇,因为羽人徜徉于天空,而人鱼深潜在海底,这就像雨水落到大地,晨光穿透森林,是这片大陆上平平常常的自然规律。唯一不一样的,大概就是悬崖这里。崖下的礁石是江波涛圈定的休憩地,每当从水底浮上海面时,他都喜欢趴在崖石的阴影中,看一看明亮的天空。而崖上最高的地方则是周泽楷飞行的中转地,每天他都会飞过长长的一片海,去往另一侧的岛屿。

现在,当周泽楷飞过这里,如果看到江波涛,他们会互相友好地挥手。有时候周泽楷飞得累了,坐在崖边吹风时,江波涛也会爬上来和他作伴。江波涛的成熟期尚未来临,一副好口才空无用武之地,第三次见时他脖子上挂了三个海螺,拍一拍会发出漏风似的回音,一个是“哈喽,又见面啦”,一个是“下次见,送送我吧”,还有一个是“没错,棒棒哒”,这就是他所用上的全部言语了。

慢慢地熟悉了一些后,周泽楷猜测他意思的命中率也提高了不少。江波涛有时候无聊,还会爬上悬崖,在周泽楷飞过的时候朝他翅膀丢海星,一扔一个准。周泽楷后来给他带了个口哨,暗示他想找他的时候可以换种方式。江波涛收了口哨,却完全没发挥它的功效,于是周泽楷明白了,人鱼有无数个可以找他的方式,但他就是喜欢扔着玩。

第十次见的时候,江波涛带了一只石头刻的小小的水鸟,它被打磨得光滑,有着冰凉凉的触感。他把水鸟放在周泽楷的脸旁,一本正经地打量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像吗?”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学着水鸟的样子收起了翅膀,歪着脑袋看他。

江波涛拍了拍第三个海螺,发出空洞的答语——“没错,棒棒哒。”周泽楷起初对这哄孩子的语气有些哭笑不得,后来听多了,竟然也习惯了。江波涛把水鸟放在周泽楷上衣口袋里,询问似的看了他一眼。

“送我的吗?”周泽楷说,“谢谢。”他拿出那只栩栩如生的水鸟,转移到了内侧的口袋,紧贴着胸口,那份隐隐的冰凉触感让他想到江波涛的手指。他拍了拍放着水鸟的位置,“这样安全。”

江波涛对他微笑。

 

那天周泽楷回去后在飞鸟的左翼穿了个洞,用绳子挂在脖子上,每天都戴着飞。轮回的小队长好像有了秘密,他每天依然刻苦地练习,一个人承担最漫长而枯燥的飞行任务,但他的笑容变多了,休息时间也经常到处转转,买了不少小东西,全部堆在房间里。

方明华有天看到他摸着吊坠自得其乐,出于好奇问了一句谁送的,却发现周泽楷愣在了原地。

“我……不知道。”周泽楷说。世界上还有比他还迟钝的羽人吗?

他不知道那条人鱼的名字。

说不出话的,活泼的,有着海蓝色尾巴的那条人鱼,手指是海水的温度。

他们是朋友了吗?

江波涛听到这个疑问时毫不客气地用尾巴甩了他一脸水,他盯着周泽楷的大翅膀,似乎还想拔点羽毛泄泄气。周泽楷不用猜都感觉到人鱼的不高兴,虽说本能地缩了缩翅膀,但还是咬咬牙在礁石上蹲了下来,把翅膀递了过去。

“你揪吧。”周泽楷出于忍痛的准备撇过了头,忽又想到什么转了回来。“不过,有个事要告诉我。”周泽楷认真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江波涛睁大了眼睛,看上去比周泽楷还惊讶的样子。一直以来他对周泽楷的认知都是“那只水鸟”,没有了说话的路径,他似乎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江波涛抓了抓脖子上的三个海螺,发现没有一个能表达他的心理,有点儿焦虑地无意识开始围着礁石转圈圈。

周泽楷的翅膀挡了他大半的视线,于是眼前的江波涛就时隐时现。他无法全然看见人鱼,连忙试图安抚:“不急,下次告诉我?”

江波涛在他面前重新停了下来。

周泽楷先进行迟到许久的自我介绍:“我叫周泽楷,是个羽人。”

江波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对周泽楷伸出了手。

周泽楷不明所以地抓住他的手,却发现江波涛开始慢慢地往下沉,他不得不从蹲着的姿势改变成了趴着的姿势。他们的掌心一个滚烫一个冰凉,离水面越来越近,周泽楷有些紧张,江波涛却握得很牢。

“我,我不会水。”周泽楷脱口说完就脸红了。没有羽人能游泳,就像没有人鱼能上天,他简直说了句废话。

江波涛对他笑了笑,松开了周泽楷的手。他上浮了一些,手指轻柔地搭上周泽楷的后颈。他脖子上的绳子引起了江波涛短暂的好奇,手指一勾,那只熟悉的水鸟就垂在了眼前。

周泽楷像被窥见了不为人知的秘密,一时间都有点结巴:“这,这个好看,所以戴了。”

江波涛手指竖在唇上,比了个安静的手势。他摆摆尾巴,再次浮上来一些,手指压着胸口,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

——相信我吗?

人鱼的眼睛在阴影处是泛着蓝的黑色,就像深海。

他年少时坠入的那片深海。

周泽楷似懂非懂地看着他。

江波涛伸出一只手,盖住了周泽楷的眼睛。他的动作很慢,留下了充裕的拒绝时间。

但周泽楷没有动作。

失去了光线,一切的声音变得鲜活,他听到风拂过水面,听到海浪欢唱,听到人鱼脖子上那三只海螺彼此碰撞的声响。然后世界开始倾斜,所有触感只剩下眼前与脖颈后,冰凉而熟悉的手指。

——最开始是额头,那是远比人鱼更低的、让人想要打寒噤的温度,周泽楷憋住了呼吸。然后人鱼一个用力,周泽楷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去,流动的液体瞬间淹没了头顶。

他的大脑断片似的空白了一瞬,只剩下本能的恐惧,翅膀在水上挣扎似的扑腾着,想要离开水下。周泽楷感觉到人鱼揽着他的手从后颈上移开,慌忙伸手抓住了他。

人鱼轻轻捏了捏他的手,等待他平静下来。在水下的时候,他的手指仿佛都有了温度。

海水是冷的,周泽楷浸湿的头发随波纹浮动着,偶尔触到他的脸颊。似静非静之间,他忽然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小周?”

那个声音被流淌的海水带去了远方,比起海螺里失真的空旷,更像是亲昵的耳语。

——是你吗?

周泽楷睁不开眼,说不出话,只是紧紧握着人鱼的手。

“是我。”人鱼仿佛能听见他的心声,“我叫江波涛,很高兴认识你。”

他的声音,就像海洋的声音。

 

周泽楷被送出水面后在礁石上趴了许久平稳呼吸,阳光晒着他的翅膀,江波涛从水里爬上礁石,安慰地摸了摸他的脑袋,眼里仍带着笑,仿佛在问“知道不能说话的感觉了吗?”

“小江?”周泽楷侧过头,看着江波涛点头后才继续,“想说什么,就这样再来一次吧。”

江波涛眨了眨眼睛。

“海,也没那么可怕。”周泽楷说。

小时候他害怕的或许不是海,而是一个人掉落的孤独。但现在你在我的眼前,所以,海也没那么可怕。

江波涛微微一笑,玩笑似的搭上周泽楷的脖子。

——再来一次?

周泽楷抖抖翅膀,翻过身坐了起来:“行啊。”

 

他们见面的地点从悬崖转移到了礁石。虽然江波涛顾虑周泽楷,每次都控制着说话的频率,但到底有了一个双向沟通的途径,对彼此的了解也慢慢增加着。

江波涛知道了周泽楷所在的族群叫轮回,这片悬崖曾经是他们的幼群修习地,随着气候的变化搬迁去了另一方的岛屿。每年秋末他们都会去S大陆过冬,春天回归这里。周泽楷是轮回新的族长,修习的是枪械专精,配备有族长专属的两把左轮手枪“荒火”和“碎霜”。

周泽楷则知道江波涛是从贺武的水域诞生的人鱼,这里是他小时候迷路中无意识发现的。他喜欢太阳,所以经常浮上水面。除去本身的种族能力,他系统性学习过魔剑士课程,使用的是他曾经的导师赠礼,一把叫做“天链”的缀着锁链的短剑。

天空与海洋都是广阔的,他们有时会一起去不远的地方,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水中。一天一天过去,周泽楷房间里积累的礼物慢慢减少,又不断增加着,一如他忐忑而变化的心情。

再过一年,他就要离开这里了。等到吕泊远和杜明也成年,名为“轮回”的团队就将前往大陆中央,去参加名为“荣耀”的试炼。经过海边的这条飞行线将由新的羽人接手,直到他漫长的回归。

如果不是周泽楷了,江波涛会和新的羽人成为朋友吗?

他也会揽着他的脖颈,呼唤他的名字,雕刻出新的水鸟,每天在礁石上等他吗?

每一个想法都让人心烦意乱。

“小江,你什么时候成年?”秋天过了中旬,周泽楷终于忍不住问。周泽楷摸了摸江波涛的侧颈,那没有变形的腮部随着呼吸轻微地张合,如同蝴蝶的羽翼。

他一直没敢说“荣耀”的事情,可是等到秋末,这片水域被季节冰冻,他们将飞去过冬,而江波涛也会回到水温更高的贺武。

再见面,就不知是何时了。

江波涛从礁石上翻了个身,抱着尾巴玩,漫不经心地比了个“1”的数字。

“明年吗?”

或许是周泽楷的高兴太明显了,江波涛有些疑惑地看他。

周泽楷问:“你知道荣耀吗?”

江波涛点了点头。贺武也是有队伍的,只是成绩不算出色,后来慢慢就不大重视了。周泽楷问这个问题的意思是——?

他忽然睁大了眼睛。

周泽楷说:“明年,我要去参加荣耀了。”

周泽楷抓住他的肩膀:“小江,跟不跟我走?”他专注的时候给人深情的错觉,仿佛难以抗拒。

江波涛心下发慌,挣脱他的手跳进了海里。

 

从水下看天空时,天空是一片光,所有水上的事物都只是这片光上的投影。周泽楷的影子隔着水,也只剩下模糊的轮廓。

但这并没有效果,即使看不到他,江波涛也能想象出他的样子。周泽楷给了他一条新的道路,一条他从未想过的路,抛下现在的一切远走他乡,从熟悉的海洋进入新的世界里去。

——值得吗?

“小江?你在吗?”

他听到了周泽楷的声音,似乎是着急的,一声声呼唤他的名字。

但江波涛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水面。他的心里有期待,却说不出期待的是什么。

——那么小周,你会告诉我吗?

水面上的声音消失了。

江波涛不安地甩了甩尾巴,盯着周泽楷的轮廓,猜测他离开的可能性。

然后那片阴影突然开始放大,江波涛吓了一跳,下意识下沉了一些。紧接着他看到了周泽楷,不再是一个模糊的轮廓,而是清晰的容颜,就像每一次他将他揽入水中,在他耳边说话时所看到的脸。

羽人的翅膀在水面上游移地拍打着,带出大片阴影,他看到周泽楷抿了抿唇,试探着睁开了眼睛。

——那是江波涛第一次在水中看到周泽楷的眼睛,隔着透明流淌的海水,如同夜晚从水下看到的天空,和他想象的一样美丽。

周泽楷对他伸出了一只手,一个无声的邀请。

有什么你做不到的呢?江波涛想。

他握住了周泽楷的手。

 

浮上水面后,江波涛摸了摸周泽楷的眼睛。

“我练习过。”羽人有些腼腆,“想看看水下。”

——想看看水下的你。

江波涛听到了他的未尽之语。

还有什么更好的承诺呢?

“来吗?”周泽楷问。

江波涛甩了甩尾巴,抓住了他伸出的手。周泽楷俯身一个用力将他带入了怀中,舒展翅膀,飞上了海边悬崖的最高处。

等到明年,江波涛就成年了。即使离开海洋,也可以将声音传递给他。

那么,或许他会告诉周泽楷一个秘密。

在他小的时候,曾经看到一只水鸟从天空落下,他的羽毛像白云,镶着太阳的光,只一眼就让他再忘不了。后来那只水鸟每天从这片悬崖上飞过,他就躲在海上的礁石后瞧他。

终于有一天,他克服恐惧攀上了悬崖,在那只水鸟飞过的时候,扔了第一只海星。

 

空中泛着傍晚的湿气,水花温柔地拍打石壁,风里酝酿出夜晚的寒意,但冰不比云上,凉不如海底。

“明年的荣耀,我带你去。”周泽楷说。

江波涛笑了笑。

他们手拉手肩并肩坐在一起,看着远方的太阳一点一点沉入海中。

眼前的世界分两半,一半泛着光,一半映着海。

光是静的光,海是静的海。


——END——


三言两语:还是整合了一起发啦~想写个童话故事,不知道像不像><自己很喜欢小江把小周带入水下的画面,这几乎是创作这篇的源泉了w

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

热度(399)

  1. 七月&流火千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