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周江】人鱼饲养指南

桃花饼:

江副生快!爱你!也爱你家周队!


1、


周泽楷养了一条人鱼。

原本只是他晚上失眠一时兴起开车去江边吹风,城市灯火碎金粼粼洒在江上,江风拂面,周泽楷靠着车身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刘海,听见一个突兀的声音。

“哈啰……”

他吓了一跳,四周并没有人。

一颗湿漉漉的头缓缓从水面浮了出来。

周泽楷受到了惊吓。


头颅的主人揉了揉颈脖,歪头冲他绽开一个笑:“你好,这位帅哥,能帮个忙吗?”

然后周泽楷眼睁睁看着他屁股后面的水面中一只巨大的鱼尾欢快地拍了两下。

周泽楷想,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2、


二十分钟后,开着车的周泽楷时不时不安地看着后视镜。

坐在后座的人鱼先生正好奇地打量着:“这就是人类的交通工具吗?真的很有趣呀。”说话间那条显眼的鱼尾还在一拍一拍,抖得车内都是水。

周泽楷默默想,现在并不是心疼自己上个月新买的车的时候。


十几分钟前,人鱼先生趴在岸边,向他声情并茂的叙述了自己被追杀受伤,无家可归流落江里的悲惨遭遇,顺带展示了自己胳膊上的伤痕,最后人鱼先生忧伤地说,如果再没人收留他的话,他恐怕会死……

周泽楷心软了。

所以他现在不得不正视自己即将要养一条人鱼的事实。


3、


周泽楷卷起衬衣袖子清理浴缸时,人鱼先生热情的跟他攀谈起来。

“……你叫周泽楷对吗?是个相当帅气的名字呢。”

“……谢谢。”

“我叫江波涛,你知道的我们这个种族都离不开水,所以名字里也总喜欢带着水,不是说我真的出生在波涛汹涌的江里……”

“……嗯。”

“对了,你晚上出现在江边是做什么?”

“呃……散步。”

“散步是吗?真想知道用腿走路是什么感觉,一定很有意思……”

跟自己聊天他居然都可以一直找到话题!

冷场王周泽楷感受到了一丝久违的安慰。

把人(鱼?)抱进清理干净放好水的浴缸里,江波涛长出一口气,舒服地泡在水里,眼睛都眯了起来:“我喜欢你家的浴缸。”

周泽楷的脸有点红,毕竟那是他之前每天泡着的地方。


“嘶……”碰到手臂的伤处,江波涛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周泽楷转身就回房间拿了一瓶云南白药过来。

“哎?”

“上药。”

江波涛摇摇头:“人类的药对我没有用。”

周泽楷踌躇了一会,忽然想起了一个熟人。


4、


兽医方明华被周泽楷领着一边进浴室一边忍不住道:“小周你说你养的鱼受伤了?你什么时候开始养鱼……呃……”

“哈啰!”

一个裸男正躺在周泽楷的浴缸里微笑着冲他打招呼。

方明华震惊了。

小周不得了啊!都会养男人了!

“小周……这动物我还行,人我是真的……”

周泽楷觉得这事没法用语言来说,他走过去,用手托起江波涛的鱼尾,江波涛配合地翘了翘尾巴,两双眼睛默契的朝他看来。

方明华在震惊之余,觉得有点瞎。


5、


方明华拽着周泽楷去了隔壁房间。

“小周,你这是从哪……”

周泽楷实话实说:“捡来的。”想了想,补充,“江里。”

方明华干笑两声:“小周,我们不开玩笑,鱼可以乱养,但人鱼不行。你有没有看过人鱼相关的传说,什么美杜莎,什么塞壬……”

“小美人鱼?”

“那是童话!”

“哦。”


方明华很无力:“……听着,总之人鱼很危险,会唱歌迷惑人心,搞不好还会吃人,我们还是尽快汇报给有关部门,我觉得会有人来处理的。”

周泽楷摇头:“不行。”

方明华:“为什么?”

周泽楷也不傻,真把江波涛送给有关部门,很快他就会从一条人鱼变成一条被解剖待研究的死鱼。

周泽楷又想了想:“我去问问。”


6、


他敲着浴缸壁问:“你吃什么?”

江波涛:“鱼。”比划了一下,“这么大的就够,我不挑食的,很好养活。”他强调,像是生怕周泽楷撵他出去。

周泽楷又问:“你会唱歌吗?”

江波涛:“呃……”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唱,“……当你得意洋洋的时候,他就会有所行动~”

周泽楷扭过头去,肩膀一直抖。

江波涛有点失落:“想笑就笑呗,反正你也不是第一个了。没人规定人鱼一定要会唱歌啊,也总有那么几个五音不全的。”

周泽楷抖着肩膀转过头,安慰他:“挺……可爱。”

江波涛的尾巴甩了甩,笑着说:“虽然雄性被夸可爱有点奇怪,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安慰。”

只看那张脸,完全就是个亲切阳光的好青年。


周泽楷转头看方明华,眼神示意你看他没问题,方明华默默扶额。

“……伤哪呢,给我看看。”


7、


临走前,方明华塞给周泽楷一本《养鱼大全》,忧心仲仲说:“既然你非要养他,那我也不好阻止你,注意安全,晚上睡觉记得锁门。出了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周泽楷点头点头。

握着《养鱼大全》,回头看了看正趴在浴缸边缘,脑袋枕着手背的江波涛,生平第一次养鱼(人?)的周泽楷感受到肩上沉重的责任。

从此以后家里就不是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了!


8、


厨房里,周泽楷举起菜刀对着洗手池里活蹦乱跳的鱼发愁。

不能怪他,作为一个二十多年来只会煮泡面下水饺的男人来说,烹饪技能点实在没点起来。


最后,周泽楷拎起一桶鱼,直接搬进了浴室。

周泽楷犹豫:“生的……可以吗?”

江波涛愣了愣:“呃,我不吃活的,你知道的,水里没有火。”

周泽楷有点惊悚:“……直接吞?”

江波涛的嘴看起来和他一样大,一口整吞一整条鱼?就像海洋馆里喂海豚一样?

周泽楷想想就觉得不太好。


江波涛无奈:“我有牙的……”想了想,他又问:“你有锋利的工具吧?”

周泽楷拿来了刀。

江波涛掂量了一下,捞出一条新鲜的三文鱼,刷刷几刀,切出一盘生鱼片。

周泽楷惊:“……”

江波涛挥舞着菜刀,弯起眼睛笑道:“我还蛮有用的吧!”尾巴又配合地甩了甩,努力向周泽楷证明他的存在价值。

周泽楷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

于是,周泽楷和江波涛坐在浴室里一起享用了生鱼片。


9、


吃饱喝足,江波涛趴在浴缸边,手指一下一下划着ipad玩捕鱼达人。

周泽楷在ipad里的游戏分值高的惊人,但江波涛还是乐不思疲地向那个数据冲击着。


一边玩,江波涛一边又跟周泽楷聊了起来。

“你是做什么的啊,我是说……在人类当中。”

“……模特。”

“啊,就是那种……你只要站着不动,给人拍照就有钱赚的?”

周泽楷想了想:“……差不多。”


江波涛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那你有没有那种……神枪手造型的照片?”

周泽楷起身,从一叠杂志堆里翻出一本,递给江波涛。

杂志封面就是周泽楷穿着灰色长风衣,戴着礼帽,双手持枪假装射击,侧面后仰的造型。

江波涛不玩ipad了,盯着那张照片看了许久,甚至伸手在上面摸了摸,眼睛里流露出几分莫名的情绪,不过那情绪稍纵即逝,江波涛由衷道:“小周你真好看。”

周泽楷被人夸过很多次,但还是第一次被鱼夸,不由害羞起来:“……谢谢。”

然后他就看见江波涛甩着尾巴,举起杂志,得寸进尺说:“能不能穿一次给我看看?”

周泽楷认命地翻着衣柜想,鱼可真难养啊。


10、


不过周泽楷很快发现,还有更难养的时候。

周泽楷家只有一个浴室,浴缸被江波涛占用,他只能在一边冲淋浴。

冲淋浴没什么,但江波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赤裸的身体这就有问题了。

周泽楷警告了江波涛。

江波涛表示无辜,水里大家都是光着身子的,也没鱼觉得有问题。

周泽楷强调:“我是人!”

江波涛:“我是鱼,在我们的世界里不穿衣服很正常啊。话说,你为什么要怕一条鱼看你?”

周泽楷觉得江波涛在强词夺理,但他说不过他。


于是,周泽楷身体力行地抱起江波涛,把他放到了浴室外的沙发上,然后迅速回去洗个战斗澡,再把江波涛抱回浴缸里。

几天下来,周泽楷的臂力得到了很大的锻炼。


江波涛觉得周泽楷实在多此一举,他提议:“我们可以一起洗啊,我很干净的!”

说着江波涛还拿起一边的刷子,刷了刷自己尾巴上的鳞片,刷得闪闪发亮。

周泽楷仍旧拒绝了江波涛。

并可耻的觉得拿刷子刷自己尾巴的人鱼有种谜之可爱。


总在浴缸睡也不是个事,周泽楷想,他要不要给江波涛换个鱼缸。

江波涛却摇了摇头:“浴缸挺好的。”

说话的时候,他正搓着周泽楷新买的泡泡浴盐,在水里吹泡泡,甚至还吹了两个泡泡到周泽楷边上,一派怡然自得的模样:“小周,要不要一起来玩?”

周泽楷嫌弃地看了一眼,觉得好幼稚。

周泽楷拿起了另外一袋泡泡浴盐。


11、


方明华给他打电话:“小周,呃,你和你的鱼,还好吗?”

周泽楷回头看了一眼浴室:“……还好。”

“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

“那他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唔……”周泽楷沉吟,他觉得江波涛的每个举动都很奇怪,但没办法,他毕竟是第一次养鱼,于是只好摇摇头,“不知道。”

方明华忍不住操心道:“小周,防人,不对,防鱼之心不可无啊!鱼的睡眠时间不一样,你今晚睡觉别睡熟,看看半夜他会干什么。”

周泽楷想了想,“嗯”了一声。


他觉得方明华担心太过,但是又很好奇,江波涛晚上在做什么。

周泽楷知道江波涛睡觉时间奇葩,而且他居然是睁着眼睛睡的,经常跟他说话说着说着就不动了,周泽楷一开始还以为他出了什么毛病,连忙拽着他摇晃,江波涛愣愣回过神:“呃,不好意思,刚才睡着了……”


周泽楷想着,在床上有点辗转反侧。

迷迷糊糊半夜又醒了,一摸手机看时间,凌晨三点多。

他打了个呵欠,正想接着睡,就听见浴室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江波涛在哼一首不知道是什么的曲子,还是非常难听,听一会周泽楷就觉得自己现在肯定睡不着了。


又转了个身,突然听见啪嗒一声翻出浴缸的声音。

江波涛出来干嘛?

周泽楷没起身,听见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周泽楷紧张起来,一动不动装睡。

声响越来越近,周泽楷心脏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江波涛不动了。


难道说……

周泽楷心里闪过无数个惊悚的念头。

怎么办,出了事真的要把江波涛送去有关部门吗?

然而等了半晌,也没有动静。

“你都不记得了。”江波涛嘟囔了一声,帮周泽楷掖了掖被子。

微凉的手指触碰到肌肤,周泽楷立刻起了一点鸡皮疙瘩。

然后,江波涛低下头,亲了他一口,继续哼着歌走了。

几分钟后,外面响起了捕鱼达人的bgm。


12、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顶着黑眼圈起来。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江波涛谈谈。

但是,怎么谈?

没有点亮这个技能点的周泽楷又开始发愁。


13、


“你……是,被谁追杀?”

“追杀?”江波涛把脑袋从ipad里抬起来,想了一会,恍然,“哦,那都是水里的事情了。”

“水里?”

周泽楷搬了个板凳坐到江波涛边上,一副要听他长篇大论的意思。

江波涛理解了他的意图,愣了一下,道:“你要听我的事?”

周泽楷点头。


“我的事情很长诶,不知道从哪说起。”

周泽楷想了想:“你……多大?”

江波涛掰着手指算:“记不太清了,大概两三百岁吧,啊……不过我还年轻的!替换成你们人类的年纪大概也就是二十岁左右吧。”

这么长?

周泽楷惊愕。

“嗯,是比你们人类要长啦,不过有时候活得长也不一定就是好事……”江波涛叹了口气,转而又道,“不过我知道很多很有趣的事情,你要是感兴趣我可以跟你说,比如上次我在巴塔哥尼亚海岸遇到了一群帝企鹅,那地方可真冷……”

江波涛开始滔滔不绝。

一个小时之后,周泽楷听得津津有味,只可惜,他完全忘了自己来问的目的。


14、


周泽楷再一次提起这个话题。

江波涛把ipad放下,一脸认真地看着他:“小周,你是不是要撵我走啊?”

周泽楷摇头。

江波涛有些忧郁:“我的伤好了,是没有留下的理由的,而且养一条人鱼的确是件挺麻烦的事情,你还得每天投喂我,给我换水,买浴盐,陪我玩……而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

周泽楷忙解释:“不……”

江波涛甩着尾巴,看周泽楷。

“留下。”

“嗯?”

“我养。”周泽楷斩钉截铁说。

江波涛笑着给了周泽楷一个水淋淋的拥抱:“小周,你真是太好了!”转头他拿起ipad,“哎,小周,你这关到底怎么过的啊?”

周泽楷一边给他做示范,一边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15、


第三次,周泽楷决定直奔主题。

“我们是不是……”周泽楷盯着江波涛,“认识?”

江波涛:“我们当然认识啊!我叫江波涛啊,小周你失忆了吗?”

周泽楷突然觉得自己久违的交流障碍又出现了。

周泽楷心好累。


“你……为什么亲我?”

“咦?”江波涛惊讶了一声,“你……没睡着?”

周泽楷点头。

江波涛有点不好意思:“看你长得好看,随口亲了一下。”

周泽楷:“……”

这个人,不对,这条鱼到底哪句真的哪句假的啊?


16、


算了,反正养着吧。

周泽楷想。

无非就是多付一点水费电费和伙食费。


因为江波涛的缘故,最近他买了不少人鱼相关的电影和书来看。

没想到江波涛自己也颇感兴趣,周泽楷就干脆把电脑搬到浴室和江波涛一起看。

最出名的,自然是小美人鱼。


光看前面江波涛还饶有兴致地含着两根小鱼干磨牙,看到小美人鱼化成泡沫的时候,江波涛放下小鱼干唏嘘了好一会。

周泽楷忍不住打听:“这是……真的吗?”

江波涛:“我小时候也听过类似的故事,不过版本有些差别。”

“嗯?”

“有一条勇敢又美丽的人鱼公主爱上了岸边的人类王子,为他做了很大的牺牲上岸,又付出了一切,最后被卖去了马戏团。”

“……”

“这个故事主要是为了教育人鱼不要随便上岸,以及人类的险恶。”

周泽楷觉得自己中枪了。

他很委屈:“我是好人。”

江波涛:“我知道啊,不然我干嘛留在这。”

周泽楷觉得这分明是鱼心险恶。

江波涛看着他的表情,突然笑了:“要是有一天你真的觉得我多余,我会自己消失的。” 语气里有一点落寞。

周泽楷盯着他看了一会,又分不出真假了。


17、


其实周泽楷的工作挺忙的,除了平面模特,他还接一些T台走秀,广告拍摄等等的工作。

为了怕江波涛寂寞,他尽量一结束工作就回家,连工作人员都打趣他:“小周是不是交女朋友啦?最近走得这么早,聚餐都不来咯。”

周泽楷只好腼腆笑。

“小周的女朋友一定很好看吧,带过来嘛带过来嘛。”

他肯定是没有女朋友好带的,可周泽楷倒也真的动过心思,想让江波涛出门逛逛,他甚至异想天开的考虑给江波涛买个轮椅,这样他就可以盖着鱼尾,坐在轮椅里假装人类了。

江波涛也很遗憾:“我不能离水太久的。”

周泽楷失落。

江波涛:“你……是不是很想我变成人类啊?”

周泽楷考虑了一会,还是摇头。

如果变成人类的代价那么高,还不如不变,就这样也挺好的。


18、


夜半时分,周泽楷突然听见了争执的声音。

他起初没太在意,以为是江波涛又在拿ipad放电视剧,但听了几句就觉得不对。

“……三水大大,你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你不就是想来见他一面吗?这都见了多久了,也该回去了吧!……这浴缸这么小,有什么好的啊,你还真打算在这呆上几十年吗?”

江波涛笑了笑,道:“有什么不好的。”

“你看你尾巴上的鳞片都快失去光泽了,快跟我回去啦!”

周泽楷本以为江波涛会拒绝,谁知道江波涛居然思考了起来:“嗯……”

周泽楷开始觉得紧张。

他推门进浴室,正想开口试图努力挽留,谁知道听见一声足以刺穿耳膜的尖叫,紧接着眼前一黑,周泽楷很快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江波涛已经失去了踪影。


浴室的地上还有水,空空旷旷安安静静,只剩下一个陌生的子弹头吊坠。

而江波涛就像从未出现过。


他开着车再去江边转悠,一无所获,毕竟能遇到一只对他说“哈啰”的人鱼其实才是小概率事件。

周泽楷在冰箱里囤了很多鱼,可惜也没有人来吃。

他吃了一个礼拜的各种鱼,最后无可奈何的看着放久的鱼慢慢坏掉。

最新款的浴盐也买了好几种口味放在浴缸边上,但没人去用它。

周泽楷甚至琢磨着要不要装修一下浴室,买个更大一点的浴缸,渐渐意识到自己从头至尾都在做无用功之后,他还是无可抑制的沮丧起来。


方明华又给他打电话:“小周,你的鱼……”

“不见了。”

“什么?”

周泽楷低气压重复了一遍。

他听起来真的很难过,方明华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作为一个兽医,他见过太多失去爱宠的主人,但关键问题是,他又不能跟周泽楷说,你再去买一只新的吧?

上哪去给他再找一只人鱼啊!

而且很显然,不是同一只人鱼,周泽楷还不要。


19、


周泽楷开始学游泳。

虽然就生在江边,但他其实是个标准的旱鸭子,本来只是在健身房看见游泳馆的招生广告,鬼使神差报了名,也就鬼使神差学了起来。

浸在水里的时候,周泽楷不止一次想,这就是……江波涛平时的感觉吗?

他猜想江波涛是跟自己的族人回去了,可惜他并不能变成人鱼去找他,最多也不过是在水里游一游体验一下鱼的感受。

低落的情绪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

周泽楷沉默的在游泳馆里游了一圈又一圈,心里却还惦念着那个江面。


记不得过去第几个星期,周泽楷再次来到他和江波涛相遇的江面。

弯下腰,手指触碰着岸边的地面,周泽楷叫了声:“江……”

没人理他。

最后一次好了。

周泽楷想,最后一次,尝试看看。


水很冷,和江波涛的体温一样,游了两圈就觉得有些刺骨,周泽楷想,人鱼可真是了不起的生物,不过又想到他连南极都去过,这点温度应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周泽楷发了会呆,实在受不了,还是决定先爬上岸,不料小腿却突然抽筋起来。

完蛋了!

周泽楷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20、


再清醒过来的时候,是被一阵难听的歌声吵醒的,周泽楷觉得自己肺部灌得都是水,嗓子里难受的要命。

他爬起来一个劲的咳嗽,耳边响起一个如释重负的声音:“你终于醒了。”

周泽楷一愣,猛地扭过头来。

下一刻,他就被江波涛紧紧抱住:“你吓死我了。”

周泽楷才想说你吓死我了!

夜幕降临,四周漆黑,他和江波涛在一片浅滩上,所幸都平安无事,周泽楷把江波涛脑袋往边上推了推,发现这家伙一段时间不见,竟然好像还长胖了一点。

周泽楷很生气:“你去哪了?”

江波涛理所应当道:“回家啊。”

周泽楷更生气了:“不跟我说。”

“啊?”江波涛茫然,“当时你被人鱼的尖叫吓晕了,我没来得及跟你说,但我给你留了字条啊。”

哪里来的字条啊!

周泽楷什么都没看到!


不过他也不想计较了,周泽楷打了个喷嚏站起来,说:“回家。”

江波涛:“呃……我还有点事,现在不能跟你回去啊。”

周泽楷痛心疾首,觉得真是鱼大不中留,江波涛连忙道:“我真的是有事啊!不是不想跟你回去!我过段时间肯定去找你!你等我一段时间啊,要不……要不我跟你讲个秘密行不行?”

“什么秘密?”

江波涛笑得有些表情复杂:“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们是不是过去认识吗?”

“嗯。”

“我们的确是认识,不过你肯定不记得了。”


21、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他不叫周泽楷,他叫一枪穿云,是个很厉害的神枪手。

一次意外救下了被人抓住即将送去拍卖的人鱼江波涛,尽管江波涛并不是他原定的目标,但他还是收留了他。

他们做了一段时间的搭档,一枪穿云在岸上无敌,江波涛在水里无敌,毕竟这是他的种族天赋,他们配合无间,默契像是天生,只是辛苦一枪穿云那段时间只能沿着河流江边行动。

后来,一枪穿云告诉他,他要去做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江波涛没有腿,行动不便,不能带上他。

江波涛虽然很失落,但还是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和一枪穿云约定好,等一枪穿云解决了那件事,就回到岸边来找他,他们再沿着海岸去很远的大陆一起冒险,临走前,一枪穿云把随身携带的一个子弹头吊坠留给了江波涛。


但是,之后江波涛在岸边徘徊了很久很久,也没有等到一枪穿云。

他就一直等,一直等。

直到有一天,他从一个吟游诗人的嘴里得知,枪王一枪穿云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江波涛很难过,他还想再见一枪穿云一次,但他没法去见一个死人。


族里的长老告诉他,人类是有转世的。

如果有一件人类经常随身佩戴,并沾染上他气息的物品,或许能寻找到有关他转世的讯息。

江波涛想起了那个子弹头吊坠。

然而茫茫人海,想要寻找到一个人,谈何容易。

江波涛就守着长老留给他的水晶球,又等了一年又一年。


数月前,这个水晶球终于出现了画面。

江波涛揉着眼睛,差点以为是幻觉,他早已经不抱希望。

他偷窥着水晶球,一眼就认出了里面的人,因为两张脸一模一样,只不过现在他叫周泽楷,比一枪穿云看起来要清瘦一点,身上也没有了那股慑人的杀气,虽然他还是不爱开口说话,但脾气明显温和不少。

江波涛偷窥的很开心,但同时也很犯愁。


等了足足三个月,他才碰到周泽楷单独来江边的时候,江波涛藏在水里,努力把自己紧张又忐忑的心情压制下去,毕竟现在他们只是两个陌生人,不,是陌生人和陌生鱼。

为了让周泽楷收留他,他甚至不惜自己划伤自己的胳膊。

不过总算结局是好的。


22、


“所以就是这样了。”江波涛总结。

周泽楷半信半疑看着他。

江波涛努力笑得一脸真诚:“再信我一次好不好啦?一个月,最多一个月我肯定去找你!”

周泽楷还是决定相信他:“说定了。”

“说定了。”


这次虽然还是一个人回去,但周泽楷明显高兴很多。

有了期待,就算回去发烧晕了三天,也是开开心心的。


一个月后。

周泽楷踩上第一阶楼梯,正要向上,就看见坐在他家门口的青年站起身冲他温和一笑:“小周,我回来啦。”

周泽楷呆了呆:“你……”

“我遵守约定回来了,就是把尾巴变成腿花的时间有点长。”江波涛挠了挠头,“以后就不能光泡在你家浴缸里了。”

周泽楷突然想起小美人鱼的故事,不由紧张道:“疼不疼?”

江波涛笑起来:“童话都是骗人的,你看我还能跟你说话,不就证明小美人鱼那个故事是假的吗?”说着,他顿了顿,“当然,也不是一点代价都没有。”

周泽楷立刻问:“什么代价?”

江波涛装出一副苦恼的表情:“就是以后我活不了那么久了,寿命估计只有普通人类那么长,大概也就只能勉勉强强陪你过完这辈子了。”

苦恼装不下去,江波涛只好笑着说,“小周,开心吗?”


回答他的是周泽楷冲上台阶一个用力的拥抱。

嗯,很开心。


Fin.

评论

热度(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