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的脑洞

【周江】山河(一发完结)

焚砚:

    收到轮回方面的邀请时,江波涛其实很是惊讶了一阵。

    对面措辞恳切,不但在QQ上联络,也往他的邮箱发送了相当正式的邮件,发件人是经理,又抄送了一个邮箱,江波涛根据姓名字母拼了拼,便看出是轮回战队的老板。这些投资人平时在联盟存在感薄弱,但终究还是有不少场合要出席,姓名和背景不算秘密,江波涛出于习惯,即便不知这些信息有什么用,也都统统记下了。

    为什么要抄送老板呢?江波涛想。

    这是个细节,无关紧要,却也还是暗示了一些事。联盟发展到第六赛季,各方面运作已经越来越成熟,每个俱乐部都有自己的人力部门,经理对战队成员的构成自然有着决定权,却也不是说一定要每次人员更替都要从头到尾地亲力亲为,更别提在接触阶段就把邮件抄送到老板。这显然是一种重视,可这重视的来源,江波涛有些参不透,他对自己的评价一直清晰而客观——联盟会有他的一席之地,但真要说天赋多么惊人、表现多么耀眼云云,那未免太夸张。

    就像四期生的光芒四射和五期生的特色鲜明一样,第六赛季的新秀们也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他们在不同的战队出道,其中既没有内定的大神接班人、也不见什么被俱乐部力捧的角色,一群人中以蓝雨战队的于锋表现最为突出——但也不是王杰希那种风头几乎盖过同赛季所有新人的突出法。六期选手的发展可谓十分平稳,偶尔有亮点、偶尔有失误,为新人墙苦恼又因此进步,就这么在一场场比赛中成长。

    平心而论,贺武在联盟战队里只算中下游,转会的心思江波涛当然不是没有动过,但并不是在出道还不满半年的时候。都说“人往高处走”,然而高处的位置只有那么多,谁也免不了先积淀苦功。

    可就在江波涛以为他已经构想好自己的未来时,轮回找到了他。

 


    去,还是不去……

    江波涛摸了摸下巴,又将电脑上视频的进度条拖回了些,是轮回上半赛季里对战蓝雨的一场经典团战,虽然最后输了,却也给了对手不小的苦头,最后MVP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地给了战败方的周泽楷。内行人都看得出来,如果不是最后周泽楷和队友脱节太过、以至于在面对蓝雨双核时孤立无援,这场团战的胜方应该是轮回。

    老实说,如果此时找上江波涛的是蓝雨这样的豪门,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他在知名战队的核心王牌面前还远谈不上竞争力,转会过去无非是轮换或替补,情况最好的话会拿到稳定的主力位置,但这也只是最顺利情况下的假设。但轮回,这只战队的情况却不一样,在去年周泽楷出道前,它和贺武一样是季后赛无望的队伍;而周泽楷加入轮回的一年多以来,这支队伍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这位新秀年封神的年轻选手迅速成为核心,以无比强势霸道的姿态,在第五赛季带领轮回首次跨进了季后赛的门槛。

    这样一位选手、这样一支队伍,确实是很值得看好。

    视频里,一枪穿云双枪平举,荒火和碎霜吞吐着火舌,独自面对着剑圣的截杀却仍一往无前,用子弹撕开剑光,冲向远处的喻文州;场外镜头里,周泽楷一脸专注,嘴唇微微抿着,一双眼映着屏幕的光,显得明亮又锋锐。

    冷静。精准。强硬。

    江波涛吐出一口气,关上视频,打开了经理的QQ窗口。

    “您好,我已经考虑好了。”

 


    江波涛抵达S市机场时,离老远就看见了到达口那边扎堆站着吕泊远、杜明和吴启,旁边还有一个人,应该是轮回的经理。他们也望见他,笑着挥手招呼。

    轮回算是新兴起的战队,选手出道年份也扎堆,这三位选手和江波涛都是同期生,虽然现实里没见过几次,在QQ群里却很是熟络,此时来接机于公于私都再合适不过。简单的寒暄后,江波涛手里的行李迅速被几人接手,经理拍拍他肩膀,亲切地说一路辛苦。

    江波涛一面摆手、一面在心里暗自感叹,这种经理亲自来接的待遇,如果不是在刚刚冒头的轮回,恐怕都有些承受不起了。

    “接下来怎么安排?回俱乐部吗?”江波涛问道。

    “嗯,不过要稍等一下,”说着,经理往远处看了看,“小周怎么还不回来?”

    “不会是被粉丝堵住了吧?”吕泊远担忧。

    “买个水而已,应该不至于吧!”

    “你懂什么,”杜明横肘撞了吴启一下,笑道,“队长人气很高的,哪像你,穿队服出去都没人理。”

    小周……周泽楷也来了?江波涛一怔,却也不露出来,正想问用不用自己去看看,却忽然听杜明停了话头,挥手叫道:“队长!”

    江波涛顺着他的视线转过头去,正看到一个戴着棒球帽的青年走来,帽檐低压着,其下是赞助商分外青睐的端正面容。

    他走近后点点头,敞开怀里抱着机场便利商店的提袋,里面可乐橙汁奶茶一应俱全,在一叠“这是我的”的声音里被瓜分后剩下两瓶矿泉水。周泽楷向江波涛很友善地笑了笑,递上一瓶,眼中却有些抱歉和询问的意思。

    “啊,谢谢……我平时也喝白水的。”

    江波涛从他的眼神里明白他没说出口的话,于是笑着回应。他有些意外,一是为一群人里去跑腿的居然是身为队长兼核心的周泽楷,二是为他给自己也捎了一瓶水的体贴。江波涛本以为周泽楷是那种生人勿近的性格,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那么回事,他和屏幕里一样沉默寡言,给人的感觉却要亲近温和多了。

    “小周,这是江波涛。”经理笑起来,站在两人中间伸手介绍,“小江,这是咱们的队长周泽楷。”

    “哈罗,队长,以后请多指教了。”江波涛主动伸出手去。

    周泽楷抿嘴笑起来,握住他的手:“你好!”

 


    来到轮回之后,江波涛愈发感到这支队伍和自己之前的想象有很大的不同。

    在周泽楷出道后,随着他的名气越来越大、队伍成绩越来越好,联盟中却也逐渐出现了一种说法,直指轮回是“一人战队”。这个“一人”,是说整支队伍的战术和打法完全依托周泽楷来展开,也是讽刺其他队员被周氏光环反衬得形同路人的情景。

    在这种情况下,队内有什么不满和矛盾都是可以想象的,江波涛在转会之前就对这一点做出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等他真正开始和这群人朝夕相处之后却发现,轮回众人似乎完全意识不到这一点,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周泽楷阴影下的“其他人”。

    “队长,我想吃小龙虾!”

    那天轮回主场对战越云,赛后杜明嚷着要又拿下了当场团队赛MVP的周泽楷请客。这当然是玩笑,结果周泽楷居然真的一脸认真地掏了钱包在手里,顿时弄得一群队友无奈又好笑,七手八脚把钱包塞回他口袋,一群人拥着他涌到俱乐部附近淮海路上的一家餐馆。

    一盆盆小龙虾陆续上齐,餐桌上红彤彤一片,江波涛的老家本就以居民嗜辣闻名,对付这些自然不在话下。包间里吃得热闹,不一会儿就有服务员推门进来,依次为每个人换上新的小铜盆来盛虾壳。江波涛本在和方明华说话,转眼间无意瞥见周泽楷面前盆里一片干净,只有盘子里盛着两只,也是摆设的意思。

    不会剥?

    江波涛看了看正低头按手机的周泽楷,觉得确实很难想象他像桌对面杜明吴启那样张牙舞爪地剥虾的样子。于是他换了副手套,顺手剥了几只虾盛在没用过的碗里,轻轻拿手肘撞了下周泽楷的手臂:“队长,吃这个。”

    周泽楷闻声抬眼,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到他手里的碗,半晌又移回去。

    “谢谢!”周泽楷收起手机把碗接过,很真诚地向江波涛道谢。江波涛摆手笑笑,又转回头和方明华聊天,听经理说正是这位四赛季出道的前辈向俱乐部力荐了自己,江波涛虽然不清楚他看出了些什么,却依然很是承情。就这么又过了好一会儿,江波涛想起周泽楷来,转头去看他,只见他又把手机摸了出来,面前的碗是空了——同时空掉的还有他手边一瓶刚才还满满当当的饮料。

    回俱乐部的时候,江波涛放慢脚步,走在队尾的周泽楷身边。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不能吃辣。”

    “没,”周泽楷侧过脸,表情认真而诚恳,“很好吃,谢谢。”

    见周泽楷不在意,江波涛暗自舒了一口气,接下来的话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出来了:“以后有什么话,可以和我说的。”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路灯的光线照进他的眼睛,晕出微黄的暖意。

    “好。”良久的沉默后,他微笑起来,向江波涛点了点头。

 


    第六赛季很快就过去了,由于上半赛季成绩不好,轮回最终也没能进入季后赛,但江波涛转会以来情况的好转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因此夏休期开始时队员们的情绪都相当不错,甚至称得上昂扬。

    江波涛回老家后在家老老实实宅了一个月,每天训练、看电影、陪父母,偶尔在QQ上和其他选手打打趣、分享一下各自的假日生活。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周泽楷,别看这人平时在职业选手群不太讲话,在轮回的小群里却活跃得很,隔三差五往群里丢旅行照片,其中不乏深夜报社,搞得一群人天天夜里咬牙切齿地排队“别以为你是队长我们就不敢动手”,又在周泽楷发出表情无辜的自拍后改排“长得帅的都有恃无恐”。

    有一天,江波涛做完保持手感的例行晚训后登陆QQ,正赶上周泽楷在群里发图,一盘盘鲜红油亮的小龙虾看得人食指大动。江波涛笑着跟队友们排了个队,正盘算着是去厨房煮包泡面还是叫个外卖,就听到滴滴滴的提示音响起,弹出个来自一枪穿云的私聊提示。

    江波涛挑了挑眉,点开对话框发现还是报社图,周泽楷一只手入镜,捏着只小龙虾。

    “不会剥。”

    周泽楷单手打字,比平时慢上不少,江波涛被他逗乐,笑着敲回复:“哈哈,你先把头去掉,然后从两边捏它的壳子。”

    一时没回话,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又发来张照片,这次是个远景,桌对面的人低头专心致志地剥着壳,虾肉在空盘里堆了座小山,全然不知被周泽楷偷拍。江波涛看那人眼熟,转念就想起这是雷霆的选手方学才,和周泽楷同期出道,看来两人关系相当不错。

    “在W市玩吗?天气热不热?”江波涛是很会和人聊天的,顺着就问了起来。

    “还好。”周泽楷这时候腾出两只手打字,秒回。

    “逛什么景点没有?我听说晴川阁的景色很好,只可惜上次不凑巧,就没去成。”

    “没。”

    这也就是江波涛和周泽楷在战队的相处里熟悉了,才看得出周泽楷不是敷衍,而是确实在认真回答问题。他是这样的性格,江波涛了解,自然不会计较,随手发了个表情后想道晚安,却在这时又收到条消息。

    “下次一起?”

    “好呀,到时候一起去看看。”江波涛回复,想起上次他们去W市区和雷霆打客场的时候正赶上暴雨、赛后两队一起守在场馆等雨停的情景,不禁一笑。那天周泽楷中途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时只穿着短袖,用队服外套兜了一大堆自动售货机买来的热饮分给大家,在几个女选手高呼暖男的声音里不好意思地笑着。江波涛平时不怎么嗜甜,正犹豫要不要拿一罐奶茶,就被周泽楷拍拍手臂、悄悄递来一瓶矿泉水,因为埋在一堆热饮里,也带着温暖的热度。

 

    新赛季开始后,江波涛正式出任轮回战队的副队长。

    这提拔来得迅速,却没人觉得突兀,毕竟战队比赛的结果摆在那里,资历在胜负面前也没有那么重要。其实,就连江波涛自己都没想到他的加入会给轮回带来这样的变化,这变化并非具体发生在某一次比赛里,却依旧日积月累到了不可忽视的程度。

    他还在贺武时,战队曾经研究过周泽楷的比赛,那时他还设想过种种针对周泽楷和其他队员配合问题的打法,却没想自己在和他并肩作战时能够那样清晰地领会他的意图,并把那意图转换成战术。

    这种默契,不仅仅是在赛场上。

    在江波涛来轮回之前,许多发布会和活动都是周泽楷自己带队员出场,有时候他的表述太简洁、其他人又圆不上话,难免就要落下话柄。就像一次嘉世对轮回的发布会后,有记者采访擂台赛里守擂、击败嘉世两人反转局势后半血对战一叶之秋的周泽楷,问他觉得自己发挥怎么样。周泽楷想了许久,最后说了一句“不应该”,转天就被这家报纸挂了个“周泽楷放言半血不该输叶秋”的大标题。

    那场发布会江波涛看了直播,当时就暗道不妥。其实稍微对比赛有点关注、对周泽楷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他这句“不应该”指的是他自己在场上的失误,但现场队友没补上他话里的漏洞,记者才不会管这些。轮回的公关那时候也没多高明,最后周泽楷在微博被叶秋的粉丝冷嘲热讽了小半个月,又有他的粉丝摆事实回击,评论拉开全是乌烟瘴气,后来虽然渐渐被新的八卦冲淡,但舆论里周泽楷和叶秋针锋相对的意思已经是摆定了。

    有了这样的教训,江波涛和周泽楷一起出席发布会时,便总是特别小心。

 


    又一场和嘉世的比赛,对面状态显见不佳,最后是轮回6比4赢了。战胜这样的豪门战队,队员们自然都非常雀跃,江波涛当然同样高兴,却也提醒着大家不要得意忘形、留神被有心人说闲话。发布会时他和周泽楷一起坐在台上,果然有记者又单独拎出叶秋来提问。

    “我想请问周泽楷队长,轮回战队在团队赛里使用的战术,是否是针对叶秋呢?”

    这问题是冲着周泽楷去的,更何况他是队长、江波涛是副队,于情于理江波涛都不会先接话。他侧头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周泽楷,对方垂着眼思索,手掌规矩地放在腿上,修长手指却在桌子的掩饰后一下下点着膝盖。

    于是江波涛知道,周泽楷也是明白记者别有用心、在为这个犯愁的。

    他转回脸,一面如往常般向记者们微笑着、一面伸手轻轻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臂,示意他放松。江波涛不知道周泽楷有没有领会到他的意思,过了几秒,他低沉的声音清晰地响起来。

    “是。”周泽楷答道。

    “在团队赛里,我们注意到后半场叶秋前辈和队员的呼应出现了漏洞,所以决定使用这样的战术。叶秋前辈的发挥是非常精彩的。”江波涛立刻补充道。

    两人的答复配合起来滴水不漏,事实也确实如此,那记者再问不出什么,便坐下了。

    就这么打着太极,一场发布会终于有惊无险地结束,离开场馆时周泽楷还是不声不响地走在队尾,却揽过江波涛的肩膀,向他抬起另一只手。江波涛心领神会,“啪”的一声,和他默契地击了个掌。

    “小周、小江,发布会怎么样?”恰逢这时,方明华回头问道。

    江波涛和周泽楷对望一眼,都笑起来。

    “一切顺利。”

 


    转过年来,再去W市比赛的时候是三月。众人赢了比赛,兴致很高,江波涛看在眼里,也觉得最近赛程紧张、调节一下不是坏事,于是和周泽楷一起与经理打了个商量,战队又逗留了一天权当调休,真去了晴川阁。

    “晴川历历汉阳树”,此时正是春暖时节,一路上樱花开得正盛,就连队里一群平时不爱出门的宅男都觉得好看,摸出手机拍照,自己却都不入境,而是把周泽楷按在树边当模特。

    周泽楷脾气是真的好,再加上近年来接广告磨练出的镜头感了得,对众人有求必应,什么搞怪姿势都摆,江波涛在一边笑得不行,缓气时摸出手机一刷微博,首页上依旧是各人发的周泽楷,其中吴启拍的那张配字“长江啊全是水,队长啊全是腿”,江波涛点开照片一看果然是个全身大仰角,顿时又笑了一轮。

    也亏得晴川阁环境清静、游人不多,平时大家在S市怕被认出来,低调惯了,难得这么闹腾。

    这样下来,等到众人登上晴川阁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一群人在屋里看四壁悬挂的介绍,江波涛扫了一圈没见周泽楷,便从阁里转出去走了半圈,果然看到周泽楷在外面,倚着临江一面的栏杆向远处看。

    晴川阁风格古雅,木质雕栏古色古香,周泽楷穿一件灰色粗线毛衣,衬着蓝天、樱花和江水的背景,居然也有种说不出的协调。听到脚步声,他转过头来,露出个毫不意外的笑,显然猜到了来人。

    “黄鹤楼。”江波涛站到他身边后,周泽楷伸手指隔江的建筑给他看。

    “嗯,中学的时候还背过古诗呢,”江波涛回忆着,“‘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什么的。”

    周泽楷“嗯”了一声,想了想,干脆利索道:“忘了。”

    “队长,行不行了,记性这么差啊。”江波涛调侃他。

    周泽楷没反驳,只是看着他笑,墨镜的茶色镜片后一双眼在春日阳光里弯出温和的弧度。江波涛摸了摸鼻子,颇有挫败感地叹一口气,却也没能压住嘴角的上扬。

 


    这一赛季的季后赛,轮回最终止步四强,最后一战打得虽败犹荣,把他们淘汰的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在发布会上直言期待轮回明年的表现。竞技是胜者为王,“虽败犹荣”云云当然只是安慰,但这确实是轮回战队历史上的最好成绩,众人有遗憾、有不甘,更多的却还是鼓舞。

    没有什么事情,比日复一日的进步更能令人觉得幸福。

    这个夏休期战队没人休长假,江波涛回家呆了一周就折返,大家约好似的在俱乐部照常训练,就连周泽楷这样的本地人都像平日一样住在宿舍。S市夏天多雨,有一晚江波涛在会议室做季后赛视频的复盘没注意时间,回过神已经十点多,窗外一片漆黑,哗啦啦下着雨。离楼时江波涛刚撑起伞,忽然余光瞥见屋檐下台阶一侧蹲着个人。他眯眼看了看,叫道:“队长?”

    那人站起身来回头,额发被雨水淋湿贴在脸上,更显得五官俊朗,果然是周泽楷。

    “怎么没回去?”

    周泽楷显然是刚从雨里走回来,江波涛为他这少见的狼狈惊讶了下,继而看他的姿势像是在队服外套下抱了什么东西,走近一看是只小猫,几个月的样子,可怜兮兮地缩在周泽楷怀里发抖。

    “加练。”周泽楷说,伸手盖住小猫的身子。江波涛本来正在摸它的脑袋,这样一来周泽楷的手有一半都搭在了他手上,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指尖带着凉意。

    江波涛一怔,周泽楷没有挪开手的意思,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站着。

    “总之……先带回宿舍吧?”最终是江波涛打破了沉默。周泽楷转眼看看他,移开手点了点头:“好。”

    那天晚上,两人在周泽楷宿舍里围着一只小猫打转到半夜,又是吹干又是找吃的,后来吴启等人也闻讯来了,七嘴八舌出着主意。最后小猫在垫了一件周泽楷旧毛衣的纸箱里蜷缩着睡过去,一群人总算舒了口气,交换着眼色,都有了种初为人父的感觉。

    “小家伙叫什么?”吕泊远轻声问。

    江波涛摇头:“还没起名呢。”

    “它的毛真漂亮啊!”杜明感叹,“叫它什么好呢?”

    沉默里,众人各自思索着。

    “冠军。”突然,周泽楷说。

    “冠军?”江波涛略微讶异地重复,然而低头一看小猫在灯光下泛着金色的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特别形象,于是笑道,“是有点像奖杯的颜色啊!”

    “那就叫‘冠军’吧!”方明华拍板。

    吴启大笑:“哈哈哈,来了可就不许跑了啊,冠军。”

 


    或许真的是冠军带来的好兆头,第八赛季开始后,轮回的势头锐不可当。

    那种感觉太奇妙也太美好,所有人都向着同一个梦想奔跑,相互鼓励着、扶持着步步向前,就好像成了一个人。训练室里空调单调的风声、一帧帧复盘时的幻灯片、冬夜里冷掉的外卖、隔着会议室长桌争得面红耳赤的讨论……都成了登上领奖台时掠过眼前的影,最后千万灯光亮起,照亮高举的冠军奖杯。

    取得冠军后,在无数商业活动的邀约开始前,老板大手一挥,请整支战队去丽江旅游。古城山清水秀、天地阔远,一条条街道旁开满琳琅的店铺,一群人住在民俗客栈,每天睡到自然醒,而后出门游荡,饿了就吃、喜欢就买,反正对于刚刚得偿夙愿的年轻人来说,怎样都是风景,怎样都是快乐。

    起先众人还一起行动,两三天后也不再在意,随便搭起伴来。周泽楷和江波涛是正副队长,平时交流比寻常队员更多,私下也熟悉,经常赶上一起行动。那晚两人在一家远近闻名的餐馆吃了顿云南菜,沿着长长街道散步,走得累了,就随便走进一家店歇脚。

    这是一家酒吧,地理位置不怎么好,再加上时候尚早,没什么人,只有一个年轻人在台上闲闲拨着吉他。职业选手不喝酒,两人都点了果汁,杯子端上来时周泽楷还在看台上的人,江波涛见他神情专注,笑道:“你要点歌吗?”

    周泽楷摇头,转脸看了江波涛一眼,忽然站起身来往台上走去。江波涛惊讶地看着他从钱包里摸出张钞票、指指年轻人手里的吉他低声说了句什么话。年轻人推回周泽楷的手,摘下吉他递去以后坐在一边,中途看了江波涛一眼,向他微微一笑。

    一段舒缓的和弦响起,而后,周泽楷居然真的开口了。

    他唱歌和弹吉他的技巧都有些生涩,江波涛却没在意,只愣愣听着他低沉的嗓音在酒吧轻轻回响,看他用平时在键盘上飞舞的手拨弄琴弦。在外旅行,众人都穿得随意,周泽楷略垂着头坐在话筒前的样子显得年轻又俊朗,不像是刚刚以赛季MVP的身份拿下冠军奖杯的电竞选手,倒像是校园里的大学生。

    酒吧光线幽暗,一束昏黄的光从台子上方打下来照亮他的发梢,又用阴影隐没了他的半边眉眼。

    一曲终了,江波涛已回过神,向走回座位的周泽楷热烈地鼓着掌。

    “今天什么日子,兴致这么好?很好听啊。”江波涛笑着比了个拇指。

    周泽楷还是不禁夸奖的性子,压下他的手臂,脸有些红。他神色似乎有些犹豫,却很快抿着嘴笑了笑:“没。”说完就喝起饮料,一口气半杯,没有再多解释的意思。

    那天夜里,江波涛梦到了周泽楷,梦里还是晚上的场景,他抱着一把吉他,指尖流淌出民谣缱绻绵长的旋律,认真又温柔地唱歌:

    无声中我听到最亲热的语言

    黑暗中我看到最赤裸你的脸

    你掐断了我的时间

    你放空了我的无解

    亲吻我

    亲吻我


 

    有些事情很奇怪,乍看之下觉得抓住了踪迹,然而仔细想来却愈发扑朔迷离。江波涛平时一贯细致,留意着周围每个人的所有细节,从没想过这习惯有一天竟也会带来困扰。

    那个夏天以后,似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周泽楷还是那个周泽楷,沉默寡言、行动力卓绝,在赛场上霸气得一塌糊涂。可在江波涛眼里,周泽楷确实是变了,说不上来是哪里——训练中从自己身后搭上肩膀的动作,开会时望过来的眼神,说到什么事时低低笑起来的声音……所有这些都有了微妙的不同。

    到底是怎么了?江波涛想。

    想归想,在比赛面前,这些困惑却终究不值一提。

    轮回变得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强大,他们的分量不仅仅是在赛场上,更是通过一系列的商业活动和城市荣誉彰显出来。对轮回战队来说,第九赛季的一整年就像是第八赛季的延续,又比第八赛季更加辉煌,冠军在一群人细心地调养下长大了也胖了,皮毛愈发油光水滑,平时最喜欢趴在周泽楷腿上懒洋洋地眯着眼,听他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操作。轮回这么多人都喂它,它却唯独亲近周泽楷,被众人笑着骂是究极颜控。

    那天是决赛前夕,江波涛和杜明说战术耽误了一会儿,两人起身收拾时其他人都已经去吃饭了。江波涛正在拆键盘,恰好冠军追着一只小飞虫越过来,他忙往边上躲,一不留神碰掉了耳机,之前播放的音乐从音响流淌出来。

    “咦,副队你也听民谣?”杜明凑上来,看了一眼江波涛单曲循环的曲目,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乐,揽着江波涛的肩膀压低声音,“哈哈哈,给你讲个八卦,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怎么?”

    “这歌队长找我学过,说是要告白来着,拿我吉他练了好几天。我问他是谁他死活不说,不过后来也没信儿,估计是悲剧了……哎,你说谁能拒绝队长啊?这不是缺心眼儿么?”说到这,杜明有些愤愤,从兜里摸出口香糖来塞了一块到嘴里,又递给江波涛。江波涛摆摆手。

    “去吃饭不?”杜明问。

    “你先去,我还有点事。”

    杜明走后,江波涛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

    电脑里,歌曲正放到中途,歌手的声线略带沙哑,慵懒又温和地唱:“无声中我听到最亲热的语言,黑暗中我看到最赤裸你的脸。你掐断了我的时间,你放空了我的无解……”

    亲吻我。

    决赛最后以轮回夺冠落幕。颁奖仪式后的庆功宴上,所有人都喝了酒。回到酒店的夜里,江波涛在床上坐了半宿,最后踩着拖鞋出去,敲响了周泽楷的房门。

    如果没开门,就算了。江波涛想。

    两秒钟后,门从里侧打开,周泽楷站在门边安静地看着他,还是庆功宴上那身衣服。

    “那首歌,”良久的沉默后,江波涛开口问道,“你给别人唱过吗?”

    周泽楷摇头,抿嘴笑起来,一双眼在走廊灯光里清澈透亮,向江波涛张开双臂。

    “给你。”他声音低沉,呼吸滚烫,轻轻拂在江波涛耳畔:“只有你。”

 

    

    或许是因为已经太熟悉,两人在一起以后反倒没什么波澜,训练、吃饭、复盘、聚会……日子也还是那样过。

    然而,终究是有什么变得不同。

    在一些深夜或清晨,在宿舍、在酒店、在他公寓的卧室,江波涛被周泽楷拥在怀里,听着他激烈的心跳、感受着他的体温、承受着他身体的重量。每逢这些时刻,他总会觉得有些恍惚。

    两个人相遇,相识,相爱,这中间需要的缘分和巧合何止千万,一念之差就可能导致错过。可在人海里,在时光中,他们偏偏和对方,并且只和对方一起,一步、两步、三步……就这样走到如今。江波涛细致周到和周泽楷的毫不犹豫,少了哪一个,都不可以。

    比赛如此,生活亦然。

    第十赛季输给兴欣后,轮回队员们回到俱乐部的第一件事,就是抓过冠军蹂躏一通。

    “你这小家伙,平时白给你买那么多猫罐头啦!”吴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伸手点着冠军的鼻子。冠军还以为他是在和它玩,愉快地喵了一声,翻身亮出肚皮扭着,最终还是把众人逗笑了。

    “你这话说的,”杜明和吴启拌嘴惯了,此时翻着白眼在吴启背后拍了一巴掌,“自己发挥不好还赖我们冠军,没这个道理。”

    “我说,咱俩谁先下场的?”吴启斜视。

    “哎,好啦。”到底还是江波涛出来打圆场,却是严肃的语气:“输了比赛大家都有责任,回去好好检讨,晚上复盘前每个人交心得啊,不得少于一千字。”

    “我去,副队,连自己都下手,要不要这么狠?”

    “队长救命!”

    在众人的目光里,周泽楷轻咳一声:“要写。”

    回到宿舍以后,江波涛进屋没关门,坐在床边等了会儿,果然听到门口的动静。周泽楷随手带上门,在江波涛身边坐下,揽着他肩膀不出声,半晌,忽然叹了口气。

    “不服?”江波涛笑,伸手按他的眉头。

    周泽楷嗯了一声,捉了江波涛的手下来,十指依次从指缝插过去,而后扣住:“努力。”

    “嗯,下赛季一起。”

    “明天去B市。”周泽楷说。

    “集训吗?”江波涛了然,看了看手表上的日期,“这次邀请赛时间很紧啊,强度一定很大。”

    “嗯。”

    “这次我可不过去,到时候夺冠以后的采访注意点,让叶修前辈他们说话就好啦。”江波涛单手贴着周泽楷的脸,看着他的眼睛,煞有介事地叮嘱。

    在他的目光里,周泽楷微笑起来,亲了亲他的嘴唇:“会夺冠。”

    “我知道。”

    你不用说,我都知道。



 -山河·完-


评论

热度(752)